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pkB4wm

玫瑰色的你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宁兰舟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林炽

钱轻卿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在她家的家庭聚会上。

那无疑是个高大的男人,身高160的钱轻卿只堪堪及到他胸口。

他看起来三十出头,五官是那种男性阳刚的俊美;他的眼睛却是灰蓝色的,看起来就像忧郁的天空。

男人一望向钱轻卿,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里就荡起了点点的笑意。

“你好,我是林炽。”他朝她伸出手去,白衬衫的袖子被他挽起到了肘部,便露出了内里精壮的古铜色皮肤,以及一截红绳编出的手链。

钱轻卿抓住了面前的这只大手,有些赧然地叫:“叔、叔叔。”

林炽:“?”

林炽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他身后的女人却一步上前,急切道:“给、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外甥女!”女人眉心带着一点红痣,是钱轻卿的小姨,钱妈妈的妹妹,钱维音。

钱轻卿适时龇出一颗小虎牙,“你好,叫我轻轻就好。”

“卿卿……”男人深深看着钱轻卿,一下子就忘记自己方才要讲什么了。

“姐,林炽他、他比较害羞,你和姐夫一会儿在他面前,千万别提什么结婚的事啊!”钱轻卿刚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里头小姨在和妈妈说悄悄话。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钱妈妈不解。

自钱轻卿这个角度看过去,钱维音低垂着头,脸上有一道阴霾,“让你们别提就别提!”

钱维音年近四十,却一直没有结婚,家里人都很担心她。哪知上个礼拜,她突然告知家里人,她订婚了!她自己父母早年去世了,便将姐姐家当成了娘家。

家里人虽然都觉得意外,但看着她洋溢着幸福的、不再年轻的面庞,最终都为她感到高兴。

“把他带回来咱们见见。”钱轻卿的爸爸这样说。

“好啊。”

这才有了林炽今夜与钱家人的见面。

知道钱维音在婚事方面比较敏感,钱妈妈也只好顺着她道,“好好好,不提就不提。”

不想让小姨知道自己偷听到了她和妈妈讲话,钱轻卿悄悄退了出去。

哪知,她一转身,就撞上了身后的一堵肉墙。

“当心。”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侵入钱轻卿耳中时,她的身体没来由一个哆嗦,后背瞬间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

意识到对方正抓着自己的胳膊,她忙要把手抽回来。

男人的力道却不松反紧!

钱轻卿愕然抬头,一下子就触及到了男人眼里的风暴。他眼中风起云涌,似卷起了万千的情愫,复杂得叫钱轻卿根本看不懂。

“你……记得我吗?”

钱轻卿:“?”

触及到钱轻卿茫然的视线,男人眼里一痛,但随即,他望向钱轻卿的眼神又变了,那是一种偏执如骨的势在必得。

钱轻卿:“!”

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手上却陡然传来一股大力,男人猛地将她拽进了怀里。

钱轻卿:“!!!”

浓厚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带着灼热的温度与强悍的力量,这恍惚间让钱轻卿产生了一种……整个人都被他侵占住的错觉。

而透过他的肩头,她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小姨。

钱轻卿:“!!!!!”

“不不不不!我不是……”钱轻卿胡乱地要解释,小姨却只是垂首望着地面,整个人安安静静的,仿佛根本没看见前头的两人发生了什么。

钱轻卿:“?”

“哦哦!爷爷说开饭咯!”身后忽然传来一把小儿音。

钱轻卿下意识回头,看见小侄子正捧着一盘堆得跟小山似的西瓜,莽莽撞撞地跑过她身后。

“看路。”男人在她耳边低声说话,仿佛真的只是怕她被小侄子撞到。

“噌”的一下,钱轻卿的耳朵红了半边!她一把捂住自己的耳朵,舌头打结:“你放、放……”

男人一下子就放开了她。

与此同时——

“吃饭了!”钱爸爸在厨房门口喊。

“都站着干什么?来来来,快来吃,趁热。”饭桌边,钱妈妈举着筷子,正在摆碗筷。

“阿姨,我来吧。”男人边说边越过钱轻卿,朝钱妈妈走去。

此刻,他完全收了眼里的情绪,又变成了那副温文尔雅循规蹈矩的样子,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钱轻卿的错觉。

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吃饭的时候,男人偏偏又坐在了钱轻卿的右手边。

男人的另一侧是小姨,钱爸爸和钱妈妈则坐在他们仨的对面,二老四只火眼金睛恨不得在林炽身上盯出一个洞来。钱轻卿知道,他们这是想趁机会好好观察男人。

大概是因为小姨事先打过招呼了,钱爸钱妈没在饭桌上问任何有关结婚的话题。当然也是因为,小姨的婚事在钱家是件不能提的事。

小姨快四十岁了,一直没能谈成男朋友,她自己也挺心急。

去年年三十的时候,钱爸爸不过多说了她两句,小姨就情绪崩溃了,转身就不管不顾跑出了家门。

大冬天的,外面又下着雪,钱轻卿一家人当然要去找她。找啊找啊找,临近十二点的时候,他们终于在距离小区十公里外的一条河边找到了小姨。小姨的围巾外套不知所踪,她正赤着脚踩着雪,直直往河里走,差点没把钱轻卿一家人吓死。

“小林手上的红绳很别致啊,”钱轻卿正思绪翻腾呢,冷不丁钱妈妈起了这么个话题,“维音给你求来的吧。”钱轻卿他们这里有去庙里给另一伴求红绳的风俗。

林炽放下碗筷,左手握住右腕上的手链,细细摩挲着,“不是,我自己编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状似不经意地偏头看了钱轻卿一眼。

钱轻卿:“??”看我干什么?

这顿饭,钱轻卿越吃越不自在。

哪怕隔着一臂的距离,男人的存在感依旧强到无法忽视。他弓起手臂夹菜的时候,隆起的肌肉蕴含着强悍的力量,钱轻卿仿佛隔空都能感觉到那上头灼热的温度。

她莫名就有一种错觉,就仿佛……男人随时都会碰到她!

这种感觉叫她胆战心惊。

所幸,直到吃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可这并不能让钱轻卿松一口气,因为,她总觉得这个林炽……非常奇怪。

“我脸上有花?”林炽忽而偏头,笑看着钱轻卿。

钱轻卿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盯着他看,赶紧低下头去扒饭。

面前的饭碗里却突然多出了一块肥嫩嫩的猪颈肉。

这是钱轻卿最爱吃的肉,但因为今晚有客人在,钱妈妈就把那盘子猪颈肉放在了离客人更近的地方,钱轻卿到现在还没夹过一筷子。

钱轻卿抬头,林炽却已收回了筷子去,正自自然然地和钱爸爸聊天,仿佛刚刚那一筷子,只是在照顾她夹不到菜。

可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嘴里嚼着猪颈肉,钱轻卿禁不住偏头想。

应该是……巧合吧。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初次见面没准备什么,这是小小的见面礼,请务必收下。”吃完饭在客厅里吃水果的时候,林炽当着所有人的面,递给了钱轻卿一个红色的小布袋。

钱轻卿两只手背在后头,有点不自在:“这个……给我见面礼做什么?”

钱爸爸:“长辈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嘛。”

钱轻卿:“……”

林炽:“?”

他向着钱爸爸开口,说:“长辈?”

“阿炽的一点心意轻轻你一定要收下!”小姨急急开口,正好盖过了林炽的声音。

钱轻卿:“要是太贵重的话……”

“不贵,很便宜。地摊上买的。”林炽看着钱轻卿,玩笑似的道。

钱轻卿:“……”

一场见面下来,钱爸爸显然对男人很满意,他们都要走了,他还不忘说:

“轻轻,送送你小姨和林炽。”

“我……”对上男人温柔带笑的脸庞,钱轻卿要拒绝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林炽这么看着她的时候,她莫名就会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钱轻卿最终还是答应送送他们了。

于是,三个人沉默地走出大门。

“叮咚”一声电梯响,小姨率先走了进去。

电梯里还有不少人,挨挨挤挤之下,三人的位置很自然就变成了小姨在前,钱轻卿与男人在后。

电梯徐徐往下。

在某一个瞬间,钱轻卿不经意地抬头,就看见对面的镜子里,男人正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

钱轻卿:“!”

那种强烈的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这个林炽,他真的很……很怪!

钱轻卿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小姨,她未婚夫的、的作为!

可随即,她又苦恼地皱起了眉,小姨心思敏感,她该怎么说呢?

这时,三人已走到了楼下大堂处。林炽紧走几步上前,推开了大堂的门。

秋夜的凉风扑面而来,吹得钱轻卿不自觉打了个寒颤,也把她吹清醒了。这个事情不能拖!越快让小姨知道越好!

正好这会儿林炽取车去了,钱轻卿就一把拉住了小姨的胳膊,

“小姨,我有话要跟你说。关于、关于……”临到头来,她忽然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关于你男朋友……”

“啊,突然想起来这附近一家奶茶很好喝,我去买。”钱维音大声说完,就一把拂开钱轻卿的手,径自离去。

“可是,小姨……”

“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

钱轻卿:“……”

小姨是搞研究的,和正常人不一根筋,有时候做事非常人可以理解。

此时已近晚上9点,小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好在灯光依旧敞亮,将钱轻卿落在地上的影子拉得老长。

她蹲下来,抬手戳戳那团变胖了的影子。却不想,戳着戳着,那影子居然开始变粗变壮……生出了两个影子!

有人!

钱轻卿猛地转头,看见高大的男人不知何时立在了她身后。他正垂目看着她,灰蓝色的眸子里又涌动着那些钱轻卿看不懂的东西。

“你……”钱轻卿惊得要跳起来!可她忘了自己眼下正蹲着,脚下一绊,整个人直往后栽去!

“啊——”惊呼声倏然破了调,因为即刻就有一双有力的臂膀稳稳拖住她的腰,把她险险要栽倒的身子猛然按进了怀里。

延伸阅读

泰尔康干洗加盟  http://www.e7ssas.com/rys.shtml
泰尔康干洗是北京泰尔康机械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泰尔康干洗在发展过程中更加注重迎合当下

共学云加盟  http://www.e7ssas.com/gf3v.shtml
暂无

佰氏特加盟  http://www.e7ssas.com/geg7.shtml
佰氏特工艺品品牌调性:积很的、时髦的、多元的、协调的。佰氏特以高品质的设计,创新品牌

福龄花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e7ssas.com/uz3n.shtml
杭州福龄花保健食品有限公司(杭州富尔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的“人间天堂”——

正大焊接设备加盟  http://www.e7ssas.com/gl6y.shtml
正大焊接设备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性电阻焊设备制造企

圣美祥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e7ssas.com/bzvc.shtml
圣美祥母婴用品加盟详情北京圣美祥家纺科技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竹纤维产品研发、生产、销售

新业盛宏加盟  http://www.e7ssas.com/s42d.shtml
新业盛宏加盟具有中国民间特色的手工艺品以其的艺术价值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在国内外市场

幻影KTV加盟  http://www.e7ssas.com/gygp.shtml
豪华小房/豪华中房/豪华大房可用,豪华小房可容纳7人以下,豪华中房8-12人,豪华大

诗玥幽兰加盟  http://www.e7ssas.com/6mj4.shtml
集团简介香港仙平集团创建于1987年,董事长周仙平女士,分香港总公司和北京总公司,香

亲呵加盟  http://www.e7ssas.com/x785.shtml
亲呵婴儿用品减少臭臭和皮肤接触,很细棉绒般内表层,很柔软亲肤质感,很适合宝宝使用。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神问[探险盗墓]之第一章(1)

    翻滚着墨色星云团的隧道,不时有星云爆炸、暗光乍现,却奇异的听不到一丝声响。举目望去,似是一条看不到尽头、充满未知与黑暗的隧道。而隧道另一端,却硬生生被撕出一处平静的白色空间。只见简天行站在里面,看到足以撕碎自己的巨大星云爆炸,眼眸沉静,习以为常。让人误以为这里安全平静的很。可谁知道,黑色隧道确是整一

  • (武林外史)我见犹怜在线阅读第三节

    王杰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根据陌生记忆中。万灵大陆的修炼体系很多,但这些千千万万的体系都是从一套基础开始的,修炼不太可能可以绕过这个基础而进行修炼追求更高的层次!而这套基础分为炼肉,淬经,滋血,锻骨这些只是基础中的基础!而做完这些后才到后面的养肉,衍经,换血,固骨,淬髓!做完这些后就可以入后天,此时肉身

  • 在古代直播开小卖铺之双色球二等奖200注(新书求收藏)

    “又中了,真的假的?”“嚯,小兄弟,又中了,可以啊。”“赚大了啊。”“这运气,踩狗屎也不可能这么好啊。”几个刚刚散去的彩民再次围了过来,一脸羡慕。林风的表情也由阴转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中了,又中了,还是20万的大奖。”“我就说我一定能中。”“我艹艸芔茻,竟然中了200000的大奖,邪门,太邪门

  • 把这个道君拉下神坛之梦回前世

    天色未亮,虎子正躺在床上,突然似是部落的鼓声响起!“咚,咚,咚!”声音震得木床都摇晃起来。虎子只觉头疼欲裂,迷糊间有人摇着他,声音由远及近中气十足。虎子不禁喊道:“舅舅,我马上起来。”这时声音已经大到把耳膜震得生疼。虎子睁眼一看,一绕腮胡子的大汉出现在眼前。他摇着虎子喊道:“少君小子!快醒来!”虎子

  • 超神:我老妈是天使鹤熙在线阅读第10章

    “上官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林峰拦在上官云的面前。又介绍了一下自己。见她有礼的回了一下,他便邀请她一起去游湖。上官云找了一个借口拒绝了。其实,她觉得此人并非善类,不愿与他多做纠缠。“那在下只好改日登门造访,约见姑娘了。”林峰有些失望。其实,他对她一见钟情。爱情真的很奇妙,当爱情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

  • 攻略室友的正确姿势在线阅读第二节

    B市夏末的气温一直居高不下,头上像是顶了颗熊熊燃烧的火球,烈日下的泊油路,炙热的仿佛要把鞋底给烫穿。去购置东西回来的段秀看到就阿忠一个人坐在前台,他把手上提的几袋子东西放桌上,抬手擦了擦汗,问道:“老大没在?”阿忠正躺在椅子上看书,听到他说话也不抬头,翻了一页书才慢悠悠道:“楼上呢。”“那就好。”段

  • 十步成名之界灵的算计(6)

    巨大的声浪袭来,本来预计可以抵挡两次攻击的防御罩瞬间破裂,然而却因为能量罩抵挡了巨大部分的力量,所以仅仅只是绝大多数被声浪震伤,但仍旧是有部分老幼病残的人在这场冲击中死去。这其中也包括了之前在画面中出现过的小花鹿。而它的母亲,此刻正跪在小花鹿面前,用舌头为小花鹿舔着伤口。至始至终,鹿妈妈还不是不愿意

  • [网游]玫瑰是神马很香吗?涅槃

    汉城,华国西北一座偏远的小城,随着11月的雨季到来,让此时汉城的冬季提前到来,让这座城市显露出异样的美!“那是什么!?天呐!为什么会这么亮!”晚上八点正在高速路上的一对夫妇惊讶的看向远方…这样的话语在汉城的各个街道,公园响起,久久不能平息…“啊~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 狐狸贩糖在线阅读第6章

    SV-B12号房间。吴海尧四处观看了一下,发现这一层楼除了这一间极其豪华的房间,还有134,而属于他的那间房间就高档了多了,只可惜他不愿意去玩,因为那是蒋九荷的。吴海尧恍惚了一下,随后就敲了敲门。门内。张沛对着极为‘狐朋狗友’说道,“一定是李柏来了,哈哈若不是还有别的活动,我定要看看那个吴大公子到底

  • 战神的守护你们这是找死!

    华夏,东南军区,狼牙特战旅总部。“什么,他消失了?”狼牙特战旅旅长何志军神色震动,猛的惊起,有些不敢相信。“首长,监狱内的锁完好无损,就连窗户上的铁条也都完好无损,但是林云他就是不见了!”他的面前,站立着一个下属,此刻正有些惊慌的禀报着。何志军有些惊愕,那种最高级的监狱都是关不住他吗,果然不愧是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