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pkB4wm

[综]衣服成精了!第十章

作者:薄荷鹤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二楼才没了动静。

几人在楼下听了一晚上活春宫,如今已经可以气定神闲的坐下喝茶了。

丁淮上楼看了一眼,下来时面上没什么表情,只道:“死了。”

茯苓点点头:“那现在动身去潼城?”

丁淮握着扇子的手一顿,惊讶的抬头看着茯苓。

茯苓笑道:“怎么?不去找廖鹏远算账?”

丁淮皱眉:“你其实不必……”

茯苓道:“廖鹏远是潼南派掌门的儿子,如今潼城正在举办武林大会,各门派都在,你就算动的了手,也很难全身而退。”

邱毅吃着包子,跟着道:“出来一趟你就死了,那我们多不好交代呀。”

茯苓心想我他妈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丁淮沉默片刻,突然拱手,郑重道:“多谢。”

茯苓笑了笑,用力按了一下邱毅的肩,戴上面具:“走了!”

张发财昨晚整理了一下春风楼的账本,他从前在弯月帮便打理账本,对账目知之甚多,如果不行走江湖,当个账房先生也饿不死,他和阿瑶交代了一些账务上的事,阿瑶在春风楼待的时间不短,对事务还算熟悉,应当没多大问题。

“有钱,你从昨天到现在,一共吃了八斤三两的葡萄,把账结了,咱们亲兄弟得明算账,别想着能白嫖不给钱。”茯苓道。

王有钱又塞了串葡萄进嘴里,闻言点点头,掏出一锭银子。

“茯少侠!”阿瑶在门口叫住茯苓,她的脸有些泛红,“我见你昨日爱吃这桂花糕,今日特意做了一些,你要是不嫌弃,就带着路上吃吧。”

茯苓看着那包桂花糕,笑了笑:“多谢,你保重。”

路上茯苓把那包桂花糕给几人分了充饥。

丁淮笑道:“这是那姑娘亲手做的。”

邱毅问道:“你如何知道?”

王有钱一口塞进嘴里,也疑惑的看过来。

丁淮道:“味道虽算不得太好,料却比外头卖的足,可见是花了心思的。”

张发财道:“难怪从昨晚开始,我就一直闻到好浓的桂花香。”

“老大给、给钱了,”王有钱道:“我看见他,在那姑娘,身上挂、挂了钱袋。”

一阵沉默。

邱毅问道:“他不会按市价给的钱吧?”

几人都知道茯苓爱吃桂花糕,每次都买八十文钱的桂花糕。

张发财道:“那倒不至于……我看那钱袋里应当有一百文钱。”

多讲情面啊,还知道凑个整。

不知道阿瑶要是知道自己一夜未合眼,满满的心意等同于二十个铜板,心里会作何想。

茯苓却没听他们闲扯,他骑着马走在最前面,思绪飞了好远。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在初雪的第一天,往他怀里塞桂花糕的人。

在雪中不染纤尘,贵气天成。

这么多年过去,那人一定长成了神仙模样吧?

潼城——

三年一次的武林大会,是江湖真正的高手盛宴,一个月前,潼城就陆续有门派到达,当地的客栈、酒楼生意红火。

茯苓几人在潼城找了家客栈住下,弯月帮也带人来了,张发财和王有钱怕惹麻烦,并不露面,只是在暗处跟着茯苓。

茯苓问:“翼山可有拜帖?”

丁淮道:“有是有,但薛承昱不会来。”

邱毅问道:“这是为何?”

“他的刀坏了,”丁淮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张花草纸,道:“其实我这次出来,也是有任务的。”

那张花草纸展开,清香蔓延,上头只有两个字——茯苓。

邱毅瞪大了眼睛。

“看来我混的不行,连名号都没有,”茯苓不在意的看了一眼,“薛承昱想要我的刀?”

“不过他要失望了。”丁淮让店里小二拿了根蜡烛过来,当着茯苓和邱毅的面,把那张纸烧掉了。

三人相视一笑,茯苓让小二上一盘炒花生米。

茯苓人生有三大嗜好:吃桂花糕、吞白煮蛋、啄花生米。

吃到第三盘炒花生,邱毅对这种草鸡啄米的吃法实在忍无可忍,他咸得连茶水都咽不下去了,尖着嗓子喊小二过来点菜。

茯苓道:“你好好说话,别学鸡叫。”

邱毅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道:“这顿饭我请,咱不吃花生米了成吗?”

茯苓摆摆手,客气道:“那倒也不必,你请有钱一个人吃饭就行。”

“……成交。”

大堂里突然人声嘈杂,一个穿着青衣的老头进来,后面跟着三个弟子,为首的那个腰间佩了把流云纹样的剑,剑目星眉,气质不凡,他一出现,马上就引起了注意,有人认出他们,主动上去拜会。

茯苓远远的盯着为首的那个弟子,不由得心神一震。

茯苓过目不忘,那样的容貌气质,腰间那把剑,就是他七年前遇见的那个人!

颜烛注意到茯苓的目光,也看过来,但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很快就转回了头。

丁淮见茯苓看的出神,解释道:“那老头就是霍山派掌门常如松,为首的是大弟子颜烛,接着是二弟子孙墨、三弟子韩月琴。”

邱毅的嗓子这会儿缓过来了,他问:“还收女弟子?”

“又不是练九阳神功,为何不能收女弟子?”丁淮道,“那韩月琴,是槐山派掌门的女儿。”

茯苓此时已经回了神,他看了一眼韩月琴,那女的目光就没从颜烛身上挪开过,于是茯苓不太高兴的问:“江湖门派也搞联姻?我还以为只有财主和乡绅兴干这个。”

丁淮笑着晃了晃扇子:“也不一定是联姻,人家不见得看的上呢。”

邱毅打趣茯苓,道:“你老盯着那韩月琴看,喜欢这样的?”

茯苓翻了个白眼:“一脸富贵大小姐模样,一看就很伤钱,我可消受不起。”

邱毅笑道:“伤什么钱,你跟了她还缺钱花?还是不够漂亮吧?”

这种吃软饭的小白脸才干的事,是个男人都会嗤之以鼻,茯苓竟然还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接着摇头:“不行,当上门女婿孩子得跟女方姓。”

邱毅震惊道:“你都打算吃软饭了,还管孩子跟谁姓?”

茯苓摆摆手,道:“孩子跟谁姓都行,我们来指定一下作战计划。”

邱毅捂他的嘴:“这是在酒楼!这里人多口杂的,万一被什么人听去——”

丁淮笑道:“无妨,人多反而更安全。”

茯苓拉下邱毅的手,道:“计划是这样的,发财和富贵跟丁淮去暗杀,我和邱毅在外头接应。”

等了好一会儿,茯苓也没接着说下一句。

“没啦?”邱毅看着桌上的五粒花生米,一根筷子把它们二三分开。

茯苓把那五粒花生米都卷进嘴里:“没了。”

丁淮起身:“好,我去熟悉一下地形。”

邱毅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杀一个掌门的儿子,两句话就交代完啦?

茯苓嚼着花生米,道:“不然呢?咱们就五个人,还能怎么着啊,铺个天罗地网?”

邱毅:“……”竟然很有几分道理。

两人吃完饭,付了钱,茯苓说要出去转转。

结果这一转就遇上了事。

一个穿绿衣的年轻女子,跪在地上,面前铺了一张布,写着两个大字——卖身。

她生得颇有几分姿色,但不是妖冶的美,气质温婉,看得出家教很好。

有两三个人问了价钱,嫌价高了却依然不肯走。

茯苓:“现在卖身都如此不避讳了吗?她是要葬父还是要葬母?”

邱毅问:“这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问,说不准是要葬情郎。”

邱毅只是随口一说,茯苓竟然真的蹲下来,问道:“姑娘,你年纪轻轻的,这是做什么呢?”

女子抬起眼看茯苓,这是第一个问她缘由的人,之前的人只问价格,女子冷声开口道:“我要报仇。”

茯苓问:“谁买了你,就要替你报仇?”

女子摇头,眼中是掩不住的恨意:“我会用这钱去翼山请杀手。”

“我就是翼山的杀手,我帮你报仇如何?”茯苓掏出翼山的令牌,黑檀木制成,正面用篆书刻了一个“翼”字。

邱毅在后面拉他:“你这怜香惜玉的毛病能不能改改?你知道她的仇人是谁吗?万一丟了命你自己的仇怎么办?”

“这个价钱虽然不低,但在翼山,估计连发财和有钱都请不起,料想也不会太难对付,一个这样的姑娘,又能惹什么样的人呢?”茯苓回头道:“我们习武走江湖,不就是想行侠仗义?我们不帮她,难不成看着她一个姑娘家去卖身?”

还有一层原因茯苓没说——他明白这种想报仇的渴望。

邱毅知道他说的在理,想了想,又问道:“那这个价钱能请得起我吗?”

翼山腰牌分三种:黄色水楠木、红色花梨木、黑色黑檀木,杀手按能力也以此分三类。

丁淮与茯苓同为高级杀手,佩黑檀木,张发财、王有钱实力差不多,都佩花梨木,而邱毅——他看了看自己那块不值钱的黄木头,材质和路旁修鞋老头屁股底下的板凳没啥区别。

茯苓考虑了一下,道:“你的话……如果她请得起我,送一个你也不是不可以。”

邱毅僵着脸:“谢谢兄弟,吃饭还记得带着我。”

茯苓拍了拍邱毅的肩,安慰道:“你的双刀刚练了三年,还不熟练,等过了瓶颈期便会突飞猛进,江湖上自然也会有你的名号。”

茯苓这是实话实说,虽然邱毅现在武功不算太强,但自从练双刀后进步飞快,可见是有能力的,只是以前走错了路。

茯苓又转回头,问道:“考虑的如何?”

女子问道:“有什么条件?”

茯苓想了想,道:“不如等我帮你报完仇再说。”

女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成交。”

茯苓挑眉:“这么爽快?”

女子淡淡的笑了:“只要能报仇,我没什么不能失去的。”

毕竟她也什么都没有了。

“这倒是。”茯苓点点头,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事儿就这样敲定了,茯苓站起身赶其他围观的人:“行了行了,都散了吧,不卖身了,这姑娘打算跟我回去过日子了。”

摊前还在争执的两人停下来,见茯苓年纪不大,不满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我确实不知道。”茯苓捡起一片树叶,从这两人中间飞过去,树叶带着凌厉的内力,钉在了他们身后的树上。

“我只知道你们俩打不过我。”

两人知晓碰见了硬茬,闭了嘴灰溜溜地走了。

茯苓把女子扶起来,道:“姑娘先起来,我们找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来,你说说要杀谁吧。”

他这语气轻松又随意,仿佛他们只是要去酒楼吃一碟花生米。

不过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邱毅看了眼那盘花生米,表示自己午饭吃得很饱,喝点茶就好。

女子喝了半杯茶,开始娓娓道来。

她名叫柳晚晴,出自梧州柳氏,不过只是旁支,与嫡系早出了五服之外,除了同姓柳,血缘上的联系也不比街上随便拉来个人多,柳氏是当地的世家大族,柳家二公子看上了柳晚晴的姐姐,强娶做了小妾,把姐姐折磨死后又惦记上妹妹,她爹娘只有这两个女儿,当然不同意,这才惹来了杀身之祸。

百年前柳氏的“无影针”天下闻名,但一代不如一代,传到今天还不如街上阿婆纳鞋底的手艺,柳家后来经商,成了一方富甲,但好歹还没退出江湖,柳晚晴的事官府是断不会管的。

嫡系不济,她出自旁支,却把柳家“无影针”给传下来了,靠着自小练就的功夫,她才得以逃出梧州城,一路来到潼城。

但再厉害,她一人也对抗不了整个柳家,一路逃窜又身无长物,这才出此下策,卖身请杀手报仇。

茯苓点点头:“柳家二公子柳天浩是吧?可有柳家宅内地图?”

柳晚晴道:“我从那里逃出来的,我记得,我可以画出来。”

茯苓看着她画完地图,点点头:“行,柳姑娘你在客栈先休息,天一黑我就去,发财、有钱!”

张发财和王有钱应声现身。

茯苓道:“你们俩跟我去,邱毅留在客栈陪柳姑娘。”

邱毅:“为啥?不是说吃饭干活带着兄弟吗?”

茯苓道:“你这轻功得再练练,在屋顶上走路跟打雷似的。”

邱毅:“……”

柳家大宅和普通富家宅邸没什么两样,只是更富、更气派,柳家自从经商,数钱数着忘了自己还是个武学世家,茯苓带着张发财和王有钱,没费什么功夫就把柳天浩从小妾的床上揪了起来。

小妾吓得晕了过去,这倒也省事。

“别动!”茯苓把刀架在柳天浩脖子上,又道:“柳晚晴家的事知道吗?”

“柳晚晴?那个贱人让你们来的?”柳天浩一愣,随即破口大骂:“他爹娘卖女儿!卖的还不爽快,女儿卖出去了,还要管死活?”

“老大!”王有钱在柜子里翻出一叠纸,“找、找到了!”

两张卖身契,柳晚晴姐姐那张签了字按了手印,柳晚晴那张上什么也没有。

柳天浩继续道:“卖了老大,卖老二竟然还坐地起价……”

茯苓的刀向前一横,柳天浩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线,他吓得立马噤声。

茯苓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再他妈废话现在就送你上路,柳晚晴的姐姐和爹娘是不是你害死的?”

“是……”刘天浩辩解道,“是她姐姐自己身子差,我还没怎么样她就……”

茯苓打断他:“那她爹娘呢?”

柳天浩心虚道:“他们卖老二的时候临时反悔,我……”

“把卖身契烧了,”茯苓收了刀,柳天浩刚松了口气,只听茯苓继续道:“把他的舌头拔掉,带回去。”

柳晚晴看着柳天浩像猪一样被捆着,躺在地上,她眼睛里都是恨意。

茯苓道:“我觉得还是交给你处理比较好。”

柳晚晴点点头:“多谢。”

茯苓出去,把房间里的门关好。

张发财小声道:“老大,那卖身契的事……”

“没有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茯苓道,“人都走了,没必要。”

这样在柳晚晴心里,她爹娘从来没想过卖女儿,是为了护她而死。

无论如何,最后他们没在柳晚晴的卖身契上签字,这是事实。

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柳天浩大概是被扎了哑穴。

一个时辰后,柳晚晴出来了,她的面色惨白,但眼中恨意已经散尽,看起来平和又疲惫。

茯苓看着她,心想自己大仇得报之时,会不会也是这样如释重负?

地上躺着的人看起来极其狼狈,身上却没见到伤,已经没气了。

茯苓对张王二人道:“把他丟回柳家去。”

二人点头,抬起尸体从窗外出去了。

柳晚晴缓了口气,道:“你可以提条件了。”

茯苓给她倒了杯茶:“姑娘以后有打算么?”

“没有,”柳晚晴笑了,看着他问道:“我还会有以后么?”

茯苓道也笑了:“姑娘正是二八年华,我听闻柳家通晓医术,银针可杀人也可救人,开个医馆如何?”

柳晚晴面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依旧这样平静的看着茯苓。

且不论柳晚晴不认为茯苓会放了自己,她已经杀了人,又如何再做悬壶济世的医者?

茯苓知道她不信,叹了口气,道:“姑娘真想谢我,就看我一晚上没消停,给我煮碗面吧。”

柳晚晴道:“你不怕我下毒,毒死你以后跑掉?”

“你不毒死我,也随时都可以走,”茯苓笑着摘下面具,眉目如画的少年偏着头看过来,带着几分少年人的稚气,道:“我与姑娘同病相怜,只是我不仅要给自己报仇,我还想替天下人报仇,这恃强凌弱的狗屁世道,早该有人来治一治了。”

柳晚晴惊异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一道特别的光,仿佛天下所有的血色笼罩的黑暗,都逃不过这道无名光。

“当然,如果姑娘愿意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我自然欢迎。”

延伸阅读

佳荷的盔甲男神和翩翩少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eishida.cn/dy75.shtml
秦天在这个空间已经十来天了,听那个老头说这里是浩阳九转的能量核心。,还是一个飘荡的空

海贼之神级祭坛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feishida.cn/peo5.shtml
内室陡然安静下来,王熙凤又迷迷糊糊睡了,直到小丫头在外间摆饭才醒过来。平儿和丰儿带着

所有人当我是娇花第五章 夜闯墓地2  http://www.feishida.cn/6u9i.shtml
“!”兮倒抽了一口冷气,移到一边,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握着手电筒。棺材盖慢慢旋转着

跨过千年来爱你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feishida.cn/s9fm.shtml
张云云得意洋洋地看着一脸吃惊的孙英群。然后,又哥俩好似的拍了拍孙英群的肩道,“放心吧

病娇成长守则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feishida.cn/6sod.shtml
“摄像机给我个特写...”刚得到了台里最新消息的何炯,连忙招呼着所有工作人员把直播画

我家魔王要修仙在线阅读体育课  http://www.feishida.cn/bocc.shtml
“这周的体育课主要是学广播体操。大家都散开。”体育老师习惯性的喊着。“摆脱不了的命运

辐射称王之练气  http://www.feishida.cn/67dq.shtml
坐在院子,缓缓行功,一刻钟后收功,这时父母也刚刚起床,看到桌上早饭,不禁一愣。“峰儿

[柯南]科学的世界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feishida.cn/dxyl.shtml
学校里新建了一个石碑,石碑的外形是一本斜摊在地上翻开的书,上面写着向学校注资金额较大

偶像练习生之我是之第九章  http://www.feishida.cn/d9nx.shtml
“都别费话了,走去看看其它青铜棺里的情况。记住千万不要触碰尸体。”说完老叶自己朝着另

红楼之林家庶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feishida.cn/d2lt.shtml
梦忱回到办公室已经是累的筋疲力尽,在电梯里的经历让她明白了,原来这具身体会晕电梯!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荣誉戒指

    高一新生军训回来之后,学校组织了开学典礼。每个班各自拉着椅子到广场上,例行公事。高一那边找不好位置,一阵混乱,校服没下来,还穿着迷彩装,一个个晒的跟黑煤球似的,引的全场侧目,嬉笑声一片。过了好一会儿,典礼才正式开始,裴景和唐洛坐在队伍倒数第三排,算是个安全的位置。阳光下,裴景闭着眼睛,他昨天夜里没睡

  • [斗罗]我也是起点男啊第七章在线阅读

    问清医馆所在,萧笙快步追上狄星。进城后,经靠城墙的巡行道,进入与沧浪街并行的青木街,在青木街繁华路段找到长华医馆。进入医馆内,扑鼻而来的草药味,厅堂上几个老郎中身前排着长队,显示出医馆医术高超。馆内学徒看到萧笙全身血迹,快速将三人引向厅堂左侧行医房。房内端坐着医馆馆主钟长华。四十来岁光景,左臂齐肘而

  • 网游之藏锋出鞘在线阅读第六章

    提伯尔浑身一颤,双拳紧握,他慢慢把盘起的腿放开,直接跪在唐静身前,“我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可命,能给你。”提伯尔一个动作,瞬间把唐静纠结和冷漠击碎,后面的话更是让他泪流满面。他想到了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可以为妻儿轻易低下高傲的头颅。唐静在他要跪下那刻,直挺挺向后倒去,他躺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看着茅草

  • 金色月光在线阅读第7节

    一路跟在洛安身后附小做低的来到了他的院子,这厮回头看我,我朝他荡开一抹微笑。洛安一挑眉,朝我走过来,先是双手环胸打量我几眼,然后又伸手扣住我的下巴来回仔细打量,我心里一时羞愤,就听洛安郑重其事的说到:“长相倒也不错。”说罢将手一松,站在门外一伸手将门推开,斜斜暼我一眼,“进来。”我默默在心里“呸”了

  • 吃一口泡芙在线阅读一剑无生又何妨

    在这芒茫雪山竟然还有一局外之人,甚至愿意冒着得罪众多江湖门派和幽州之主的危险出手相救,听完诸葛青的分析众人心中皆对此事不报任何希望。“此事点苍亏欠林兄弟太多,只怕是此生难以偿还。”万少应少年得志,自觉从不愧对他人,唯连累林南野一事,总觉心中有愧。“万兄不用自责,近日虽连遭艰险,却比以往十几年生活来的

  • 网游之极光之门在线阅读龙腾三霸王

    今天的高俊文正是其中的俵俵者,额头,腋窝,后背,甚至胯下,无处不是汗,没啥的,看到平时影片上的偶像,试问谁能不鸡动,谁能不心动!更何况眼前的就是朝夕想见享誉‘岛国爱情片界的影星——吉泽明步’呢!“哈?!!”坐在办公椅上的美女教师惊讶的回应了一句。从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加上那嘴角旁不易让人发现的一颗的

  • 轮回之戒之皇宫政变(4)

    大尉帝国367年,深秋,子时,霜降,月朔。皇宫禁地:观星台。守卫森严。大尉帝国三大国师:尤牙子、散一声、商离,坐于观星台南、东、西角,面朝北方,正襟危坐,口中梵语喃喃。尤牙子执神龟杖,散一声执蛟龙杖,商离执仙鹤杖。观星台周围立咒旗九杆,中间置十丈饕餮绞焚香炉,炉内高香林立,香火缭绕。周围宁静肃穆,一

  • 我的初恋蓝朋友在线阅读第八章

    对于牛三包一语双关的话,女孩似乎没有听明白他的真正意图。“牛主任,这场戏有点太……”女孩慌忙抽出手,却没想到反而被老色鬼抓的更紧。牛三包立刻吊起了脸:“不就是场床戏吗!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敢演,将来怎么能演好张导的戏!”女孩眼中露出一丝慌乱,慌慌张张说:“可是这场戏太……”她实在讲不出口,因为剧本里的情

  • 墓中无人在线阅读第8节

    不算前期投入的将近三千两,食客斋一个月尽入账有一千三百两,这是一个不错的数字。当然得益于大家的努力,自然缘于年底了,在外面做生意的人赶着回家,路过回香城的过客多的缘故。过了好几天忙上忙下的日子,这几天算是清闲了下来,尤其是今天腊月廿一了,除了几家来要外卖的,圆桌上一天都没有人来光顾。不过也便是这样了

  • 重生之归去亦来兮第七章在线阅读

    段如灵见状咬了咬唇,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当初她生下小逸儿3个月后就上学去了,小孩子基本都是爷爷在照顾,直到今年她顺利拿到研究生学历,搬出来住了才把小逸儿接到自己身边。好在小孩子并没有因此而跟她疏远了,反而异常的懂事!刚把小孩儿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刚开始工作,有时候难免会忽略他,但小逸儿根本就不需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