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pkB4wm

老子是不周山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将不过李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顾越流笑容憨态可掬,纵使嗓音处于变声期的沙哑,但好看的容貌精致得让人不自主的忽略他的声音,夏姜芙接过花,随意拨弄了两下,刹那间,花骨朵竞相绽放,红黄蓝绿交相辉映,如美人笑靥,看得夏姜芙顾盼生姿,“幸不辱名,看来裴夫子有几分真本事,皎皎,回京后你请裴夫子来府,替我好好请教请教。”

“娘,您若喜欢,我再去裴夫子院里找找,奇花异草,应有尽有。”顾越流挺了挺胸脯,眼神极为得瑟。

不等夏姜芙回应,插进来一道声音,“娘,六弟不问自取,行径和盗贼无异,裴夫子目下无尘,知道后恐不会善罢甘休。”

顾越皎冷飕飕瞪着顾越流,眼神比冰渣子还冷。

顾越流害怕得缩了缩,随即又梗着脖子道,“好鞍配好马,良驹遇伯乐,与其默默无闻的盛开,枯萎,不如好好供人欣赏呢。”

裴夫子原名裴白,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入翰林后,凭着编撰的《百花绽》名声大噪,为潜心钻研培育奇花萌生退隐之心,先皇求才若渴,于书院设花草一课留他授课,凭借精湛的花技和古板严苛的品行,裴白极为受读书人推崇,更有读书人将栽花浇花比作教书育人。

裴白的地位,可想而知。

夏姜芙后知后觉,目光意有所指的瞥向不认同此事的顾越皎,顾越皎抿唇,“就是那位裴夫子,美人笑五年才开花,为了目睹其风采,皇上早有旨意,待花开之日,在京中办场赏花宴,文人墨客,世家夫人皆可参加。”

而顾越流口中裴夫子匆匆出门,十之八九是进宫面圣去了。

夏姜芙面色一白,再看手里的花,感觉有些烫手,“小六,你不会把裴夫子的花全摘了吧?”

顾越流自知闯了祸,不住朝身后的书童摆手,书童浑身哆嗦,尾音皆在打颤,“奴才站得远,看得不甚真切,好像留了一朵?”

夏姜芙略有怀疑,目光忧惧的望着顾越流,让他给自己个准话,顾越流眼珠下翻,不确定道,“周遭还有许多花,应该留了朵吧。”

“我倒是宁肯你说全摘了。”夏姜芙哀叹了声,她肚里蹦出来的她会不知是什么性子?都怪她,常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眼下好了,捅出大篓子了。

顾越流悻悻一笑,不敢再吱声。

“罢了,花都摘了,说再多都于事无补,此刻送回京无异于在裴夫子伤口上撒盐,效果适得其反,秋翠,把花拿去插上。”夏姜芙凑近嗅了嗅,香味浅淡,初闻着有些甜,慢慢的转为凉爽清新,神奇得很,她心思一转,改了主意,“算了,交给秋荷做香胰,香薰也成。”

若是有外人在,恐怕又要骂她慈母多败儿了。

人生在世,夏姜芙素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谁骂她,她准会逮着机会报复回去,因而,不惧怕外人说,但看顾越流忐忑不安,像被吓着似的,她安抚道,“此事你别怕,出了事有娘顶着呢,和你三哥五哥泡泡温泉,娘和你大哥商量商量对策。”

顾越流眉梢微喜,毕恭毕敬行了大礼,左右拽着两位哥哥朝后边温泉池去了。

顾越皎眉心跳了跳,“娘是不是太纵着六弟了?”

“你小的时候娘不也纵着你长大的,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儿禁得住吓,吃不好睡不好长不高了怎么办?”夏姜芙不以为然。

顾越皎无言以对,继续这个话题就该惹得夏姜芙骂他吃里扒外了,于是他岔开了话题,“那娘准备怎么办?”

一时半会,夏姜芙也没个主意,“去正厅说吧,对了,有件事我没来得及和你说,刑部梁鸿昨晚把小四抓了,说他私行宿娼,道德败坏,触犯律法理应重罚,要不是我将小四接回来,他在刑部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呢。”

顾越皎步伐微滞,“四弟去了京郊私宅?”

夏姜芙点头。

“我看父亲不在,他皮紧实了,各大青楼酒肆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大街小巷的摊贩皆得到风声,他还敢寻欢作乐......”顾越皎面色渐沉。

夏姜芙漫不经心走着,“和小四没有关系,他多大,哪懂那种事?我看是梁鸿借题发挥,你不是说他上个月私放了承恩侯的陆柯吗,此人趋炎附势,还说消息是你给的让我们窝里反,挑拨离间,手段下作,你别掉以轻心。”

顾越皎讶然抬头,目光晦暗不明,“娘不信?”

“娘信你没有恶意,你们几兄弟可不只是继承了娘的美貌那么简单......”夏姜芙说这话的时候,极为认真和自信,细雨如丝,轻拂过她眉眼,姿容艳艳,比院里的花还要潋滟三分。

顾越皎想起京城上下对他们几兄弟的评价,对夏姜芙的话深信不疑,解释道,“律法新出,总得有人抛头颅洒热血,梁家在京城根基浅,他出面,在外人看来公事公办而非趁机打压敌党,故意陷害......”

夏姜芙笑着打住他,“朝堂的事儿娘不懂,你办事娘放心,对了,娘还记起一桩事,嬷嬷说今早皇上邀我进宫,我没理会。”

天大地大,美容养颜最大,她熬了一宿,不泡泡温泉,皮肤快和老树皮似的了。

要她说,皇上也挺可怜,深更半夜正是好眠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被拉起来论公道,什么话非得晚上说?不知情的,以为梁鸿故意抢妃嫔侍寝的时间滋事是为了夺宠呢。

换作她,甭管大事不大事,先将耽误她睡觉的人仗责二十,白天再议事,不信满朝文武都是不要命的。

顾越皎不知还有这事,“娘为什么不进宫?”

“进宫做什么?皇上话不多,瞪着眼珠子挺瘆人的,况且我又没错,干嘛要低声下气三跪九叩。”

顾越皎眉心突突直跳,那是九五至尊的皇上,到夏姜芙嘴里,倒成牛鬼蛇神了,他想说点什么,忆起夏姜芙的起床气,说了也白说,依着夏姜芙的性情,进宫后没准让皇上更窝火,夏姜芙就是有这个本事,哪怕轻声细语,能堵得你气一个月,皇上哪儿是夏姜芙的对手。

“娘,让秋翠陪您转转,我回京探探风声。”顾越皎待不住了,朝夏姜芙作揖后便阔步离去,到了门口,悄无声息去到温泉池,将玩得正欢的顾越白和顾越流捞起来,左右手架着出了门,夏姜芙抗旨的事儿他当儿子的挡着,至于嫖.娼和摘花,谁做的谁解决。

顾越白和顾越流不从,如杀猪般的嚎叫,顾越皎担心惊动夏姜芙,撕下一块锦袍塞进二人嘴里,警告道,“再哭,信不信把你们送父亲那去。”

二人对视眼,不住摇头,却也不敢挣扎。

只要不落到顾泊远手里,什么都好商量。

三人回城,穿过南雀大街,马车驾轻就熟的驶向威严肃穆的府门,管家早候在门口,不待他们下马车便迎了上去,忧心忡忡道,“大少爷,您可回来了,府里乱了套了,宫里派人传消息,让夫人带着六少爷进宫请罪,裴夫子在宫里晕厥好几回了。”

管家是顾府的家生子,夫人不管事,顾越皎在京,大事小事皆顾越皎拿主意,他愁眉不展道,“府里有些管事蠢蠢欲动,去寿安院表忠心都不下两回了,大少爷……..”

顾越流心知在劫难逃,那唯一的救命稻草都被顾越皎给拦了,他大哭不止,“大哥啊,我不想死啊,你要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顾越白听着和自己的事情无关,松了口大气,拍着顾越流的胳膊安慰道,“六弟,你别怕,大不了我找娘,皇上怕咱娘。”

听听,多嚣张啊,顾越皎一记冷眼扫过去,顾越白乖乖闭了嘴,见状,顾越流哭得更伤心了。

“四弟,你的事儿我稍后再跟你算,六弟,回屋换身衣衫,立即随我进宫。”裴夫子五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不在顾越流身上撒气,郁结难舒。

顾越流边哭边抹泪,乖乖换好衣衫,拽着管家的手不肯松开,“福叔,我要我娘,我要我娘......”

声音沙哑哽咽,别提多可怜了,看着他长大的福叔跟着抹了两滴泪,“六少爷您别怕,待会我就去别庄找夫人,她在,外人不敢欺负您。”

顾越流还是哭,“大哥不让找娘。”

福叔噎了声,拿不定主意了。

顾越流哭哭啼啼跟着顾越皎进了宫,哭声至宫门才停歇。

“夫子,朕已派人去侯府,定会给你个公道。”皇上坐于雕花紫檀椅上,冷硬深邃的五官略显清冽,说话时,差宫人继续添茶,抬眉扫向殿门处,眉梢隐有不安。

裴白直身而坐,将皇上的神情看在眼底,端着芙蓉白玉茶杯,迟迟不动,茶水飘着几片茶叶,如轻舟泛湖,优雅自得,他凑到嘴边,轻轻抿了口。

不一会,顾越皎和顾越流姗姗来迟,皇上急言训斥几句,听得顾越流扁着嘴,要哭不哭的模样,时不时拿黑白分明的眸子楚楚可怜望着裴白,像是裴白暗地告状似的,气得吹裴白胡子瞪眼,当着皇帝的面,又不敢多说,一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别提多精彩了。

皇上训得差不多了,转身朝裴夫子道,“裴夫子,边关动荡,侯爷日理万机,此事暂且搁置,待侯爷回京再做定夺如何?”

颇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味。

顾越流大喜过望,双腿屈膝,跪拜道,“皇上圣明。”

语气爽朗流畅,无不透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姿态。

裴白铁青着脸,但看顾越流逃过一劫,喜不自胜,他只觉天旋地转,眼神模糊,头一歪,再次晕厥过去。

延伸阅读

全球挪车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g3a4.shtml
暂无

五竹科技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ymob.shtml
五竹科技足浴盆经销批发的产品有:植物精油、香囊、食物材料、食材面膜、保健枕头、中草药

佳盈美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p5zh.shtml
佳盈美启动电源加盟总店是深圳市一家高科技综合性企业。公司致力于通过科技改变人们的生活

雪玟儿内衣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xh4r.shtml
雪玟儿内衣,位于环境优美,素有“粤东明珠”之称的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镇,是一家集设

宝伊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nxe7.shtml
宝伊葡萄酒是一家从事原瓶进口葡萄酒业务的酒庄,所销售的法国产品大多源自于CHATEA

耀诺干洗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7o5.shtml
耀诺干洗作为国内第一的干洗品牌,拥有一流的管理团队,先进的干洗设备,以及专业的技术人

艾格瑜伽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gs2w.shtml
暂无

天福便利店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gkq5.shtml
东莞市天福连锁商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由东莞创美集团控股的,集便利店、超市管理和商品营销策

雳声/Luusmm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ggzn.shtml
Luusmm雳声隶属于东莞市跃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旗下品牌,位于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南城

晓嘉加盟  http://www.amigodebuenosaires.com/yucd.shtml
晓嘉汽车贴膜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饶平县海山镇晓嘉汽车用品商行的诚信、实力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灵之下之千金归来嘘,乖

    “许麟?”聂楚黑线,轻唤了他一声。许麟倒是缠得她更紧了,朝着她的手臂撒娇道:“我有点累。楚儿姐,你就让我抱着睡一会,就一会会,好不好?”他昨天照顾了自己一夜没睡,早上跑了通告之后,等一下还有高强度的工作。知道艺人的身体都耐抗,必须拥有两天两夜不睡觉也能在镜头面前精神抖擞的技能,但也的确让人心疼。聂楚

  • 海盗商人之第九章

    因为铃木卷缺课逃课是很经常的事,所以就算整整一天没有到学校里,老师也没有什么表示,毕竟在学校里也只是睡觉,就随便她了。转眼又过了几个月,因为是毕业班,班里的同学都为升学而努力起来,尤其班里还有一个拼命努力的绿谷出久,怎么说呢,分明觉得绿谷的努力很可笑,一个无个性怎么可能考上雄英的英雄科呢,但是看到他

  • 海纪在线阅读第六节

    跟着伙计,再跑了一趟那租介店,很快就办好了手续和契约,交了八两银子,多的就算是给伙计的打赏,因为白海在签约时候还了解到,他们需要的东西还可以交给伙计代办,后面直接送到那院子就行。于是白海想都没想,直接给了伙计三两银子,让其代办一些柴米油盐之类的东西,好足够这两个月的使用。会有人送过去,到时候再一并给

  • 尚书令家有只小白兔第8章在线阅读

    山路蜿蜒如线。如蔽林荫之中,一个少女在前方跳来跳去地走着,一个小书生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跟着。“喂,薇儿姑娘,先......先休息一下吧,太……太累了。”路过一个枯木桩的时候,小书生实在坚持不住了,看着落满灰尘的木桩,小书生却觉得它是那么的可亲,不管上面的草木浮尘,一屁.股坐了上去满足地喘了口长气。汗水

  • 哈哈镜穿越灵异事件簿之round 2(2)

    新的学校新的开始,刚刚升入秀德高中的高尾和成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大好。凭借着自己的技术在篮球部里有了一席之地,和班上和部里的同学关系也非常融洽。就连国中时期也一直很在意的对手绿间真太郎,他也找到了正确的相处模式。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和那个强到不可思议的奇迹的世代成为搭档一定会非常有安全感。如果要说有什么

  • 医药师智多近妖,妖要吃人

    沈春江离开之后,周管家还在,杨岚到底有所顾忌,不敢破口大骂,只恨恨瞪了沈婠一眼,便转身回房。“一句话不说就把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是不是很爽?”沈嫣冷笑。沈婠在心里暗搓搓应了声“是”,表情却依然柔顺,显得毫无攻击性。就是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骗过了爸爸,沈嫣恨极咬牙。“沈婠,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亲手

  • [综]拍超英电影的一百种方式第十章在线阅读

    10小鱼和识香入夜,正是姑娘们和酒客玩闹的黄金时间,这时,也是她最清闲的。端着洗浴盆从各个房间路过,里面传来一阵一阵的调笑声,原来只有她以为这次温泉之行,只是领着姑娘们来散散心乐一乐的,单纯的只有她。正遇上新来的小丫头,不知所措的探头探脑的,看见了她,就像见到了救星:“囡姐姐!你快来!”她一脸懵,跟

  • [银魂]春秋在线阅读第5章

    “这……”王康没有反应的过来这是什么意思。罗教授点点头:“对,意味着你以后和颜夕她们一样,从此是一个希望者了。”“我……”王康从小就是普通人,平平无奇,入伍也仅仅是因为长城空间站的兵役法,本来打算服役完后回大学继续完成剩下的学业,然后老老实实的工作,现在眼前这个老头,哦不,文职中将突然告诉你,你从此

  • 超强捉鬼系统之意外(2)

    白念幽伤心欲绝,但毫无办法,她又怎会想到,错过了那么多年的成长陪伴,她的分量又怎会敌得过白念灵。想到自己以后可能面对的生活,顿时了无生趣。从那日起到大婚,几乎水米未进,但被忽视惯了的情况下,竟也无人发现,或许发现了,也没人点破。也许想短短几天饿不死人,却不知道白念幽已经多日未曾正常进食,导致在迎亲的

  • 妖祖在线阅读第三章

    苏软看了一圈见塘里没多出个小鬼,啪唧!打了下多事的手手,真是的,忍着点不好吗?也不知那小瘦子现在怎么样了,本就是冬日落水凶险的很,现在倒好,哪怕没死在水里,上岸后死了,她也难逃关系。如烟说过的,鬼是不能害人的,背了人命的鬼,别说投胎了,做鬼都艰难,是要被鬼差捉去下油锅的!苏软不敢在水里呆着了,她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