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pkB4wm

灵气复苏:无双箭神!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吃饱饱 来源:飞卢小说网

【006】

买完布料,商陆又去文具店买了几样东西,回到家已经八点。屋子里黑漆漆的,苏美荷没有回来。

她刚换好鞋走到楼梯口,苏美荷电话进来了,说是商易强突然心血来潮要出国滑雪,刘瑶花已经替商清请好几天假,问她要不要去。

苏美荷其实不愿意商陆去。

她没读过书,一心希望商陆多读书。虽然商易强说过等念完高三会送商陆出国,但唯独在读书上,苏美荷觉得花钱比不上自己考。所以商陆提出转学七中,她是一千一万个赞成。

七中是省重点,每年的文理科省状元都是出自七中,本科升学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只要商陆现在开始好好学,将来也许能考上国内好大学,不用出国。

不过最近商陆和她关系缓和不少,她不敢单方面替她决定,将两人关系拉回原点。

苏美荷小心提议:“陆陆,我也很想和你一起滑雪,不过我又想,这次对面也跟着去,和她们一起玩多不自在啊,还不如假期咱们母女俩单独去,想怎么玩怎么玩,你觉得呢?”

“嗯。”商陆上到二楼,回到房间。

“真的吗?你不去妈妈真是太高兴了!”苏美荷惊喜不已,脱口而出,“你好好在家学习,想要什么礼物告诉我,全给你买回来!”

她完全没意识到她说漏了嘴。

商陆也不揭穿:“嗯,我会。”

苏美荷絮絮叨叨又说了会儿话,这才心满意足挂电话。

商陆走到书桌坐下,手机搁到旁边,拧开台灯,从袋子里拿出纸笔,铺平后开始作画。

今年祁湛生日太过匆忙,她只来得及给他捏一个雪人,明年她要送他一个独一无二的礼物,双面三异绣外套,一面绣以前的他,一面绣现在的他。

沙沙。

铅笔在纸上轻轻滑动,不知过去多久,一幅冬雪寒梅图跃然于纸上。

商陆画技师承她二哥,大齐第一才子商逸白。到她十五岁,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连商逸白都甘拜下风。

不过祁湛驾崩后,她再没动过笔。

“太久不动笔,画梅花还是生疏了。”商陆指尖落到画中人的眉间,眼睛弯了弯,“不过画你,永远不会生疏。”

她将画好的画纸夹进课本,又抽出张画纸,准备画另一面图样,刚落笔,她余光瞥见时针已经指到一点。

商陆想想,还是放下笔去浴室洗澡,剩下那面图,明天带去教室画吧。

画画五个多小时,商陆手臂酸得厉害,她泡了半小时澡才出来。虽然书中的商陆和她当年一样,十六岁窜高到一米六六,但她依然下楼喝了杯羊奶。

每天一杯羊奶是商陆遇见祁湛后养成的习惯,她改不了,也没打算改。

一夜无梦,第二天商陆四点准时醒,她想到她再不需要上早朝,还是倒回去强迫自己多睡两个小时,到六点起床。

她下楼时,保姆张阿姨已经做好早餐,张阿姨不知道商陆已经换了芯,现在对鸡蛋过敏,特意煮了两个水煮蛋。

张阿姨的儿子去年考上了北大,据她说,就是因为她儿子每天都要吃两个鸡蛋。

两个鸡蛋和考北大必然没有直接联系,但商陆没有拒绝张阿姨的善意,她用袋子装着水煮蛋,带着去了学校。

祁湛喜欢鸡蛋,如果今天运气好碰到他来学校,可以分给他。

*

事实证明,商陆运气非常好。

祁湛一如既往趴着补觉,听到旁边椅子拉开的动静,他眼皮动了动,这丫头果然不爱学习,竟然踩着上课铃进教室。

他正想着,鼻尖突然嗅到股熟悉的香味,下一瞬,一个白莹水嫩的水煮蛋从桌下伸到他眼前。

随即商陆软糯的声音响起:“祁湛,能帮忙吃下鸡蛋吗?”

祁湛假装没听到。

商陆知道他听见了,她凑到他耳边,细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鸡蛋过敏,不能吃鸡蛋。你要是不愿意帮忙,我只能自己吃了。”

“……”祁湛沉默几秒,倏地直起身,拿起书装模作样看,余光不时瞄向商陆,“你鸡蛋过敏可以不吃。”

“这是张阿姨特意为我煮的鸡蛋,浪费她心意不好。”商陆严肃摇头。

“张阿姨谁?”

“保姆。”

“……”祁湛面无表情翻了页书,“随你,爱吃不吃,过敏难受又不是我。”

商陆长睫颤了颤,她低头,轻轻咬了咬下唇,收回水煮蛋往嘴里塞,声音湿漉漉的:“哦……”

话没说完,水煮蛋被粗暴抢走,祁湛一口塞进嘴里,两腮鼓起来,看起来像只气鼓鼓的松鼠。

祁湛是真气。

他从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女人!鸡蛋的心意比她过敏还重要?

然而他面上云淡风轻,仿佛刚才抢水煮蛋的不是他。

商陆嘴角微微上翘,她的湛哥哥永远这样,嘴硬心软。

她又剥开另一个鸡蛋递过去:“还有一个。”

“……”祁湛继续面无表情接过,“我是饿了,你千万别多想。”

“嗯!”商陆重重点头。

“商陆,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讲台上,英语老师魏马丽总算找到机会发难,上早自习到现在,商陆一直没听课。

魏马丽正在讲上次月考的一道阅读理解,这道题特别难,全年级正确率只有百分之五,而三班,全军覆没。

商陆以前的成绩,夏宛和魏马丽特地交流过,最差就是英语,魏马丽笃定商陆不能答出这题,只要答不出,她马上罚她去走廊站两节课。

魏马丽今年刚毕业,带的第一个班就是三班,正铆足劲要作出番成绩,结果来了个英语考五分算高分的商陆拖后腿,她心里早憋着股气。

商陆扫了眼试卷,一眼看出答案选A,不过她同样看出魏马丽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斟酌两秒,以以前商陆的水平,根本不可能答出这道题,她决定暂时先不暴露。

“C……”

她刚开口,祁湛飞快在试卷上圈了A,电光火石之间,商陆有了个绝佳接近祁湛的理由,她答:“A。”

“……”商陆答对,魏马丽捏得卷子咔嚓咔嚓想,不过她只当商陆蒙对,没有多想,她扯扯嘴角,“坐下吧。”

商陆坐下后,祁湛见她笑盈盈望着他,身体不自然侧了侧:“我告诉你正确答案是因为那两个鸡蛋。我不喜欢欠人情。”

“我知道。”商陆还是笑,眉眼弯弯,“可我还是开心。”她话锋一转,“不过你既然知道正确答案,为什么不写出来呢?”

祁湛的试卷只做了前面的选择题和几个完形填空,一共六十分,其余全空白。祁湛眸色沉了沉,语气降止冰点:“不关你事。”

他说完将试卷捏成团,直接扔进垃圾桶。商陆没有退却,她继续说:“祁湛,你刚刚说你不喜欢欠人情是吧?”

祁湛眼皮跳了跳:“是。”

“刚刚的答案,是还两个鸡蛋对吧?”

“……对。”祁湛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那——”商陆一本正经,“上次的烤红薯你要还吗?”

祁湛松了口气,他伸手去书包掏手机:“多少钱?十倍还你。”

“不。”商陆摇头,“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

祁湛感觉他似乎中了套路:“什么?”

“你帮我补习英语好不好?”商陆眼巴巴望着祁湛,盈盈眼眸里有微光浮动,“我英语最好只考过五分,我、我以后想好好学习,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

“……”

五分……

英语最高考五分……

祁湛不说话了,直到第二节课打铃,他才自暴自弃开口:“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商陆眨眨眼,眼底笑意弥漫:“明白!”

*

接下来的时间商陆没有再打扰祁湛,她全神贯注画画,这一面她画的是祁湛枕着胳膊,趴桌上睡觉的场景。

祁湛见她一直埋着头,也没好奇,面瘫着脸整理英语笔记,英语五分的水平,要从最简单的ABCD开始教吧?

祁湛头开始疼了。

他到底为什么要答应……她爱考五分考五分,又不关他事!

想是这样想,祁湛还是迅速整理出一套简单明了的学习笔记,下午放学后丢给商陆,故意不耐烦道:“这笔记书包里翻出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有没有用,你先拿去随便看。”

商陆也刚刚画好图,她小心夹进课本里,轻轻甩了甩酸得有些踢啊不起来的胳膊,柔柔笑着道谢:“谢谢,我一定会认真看。”

“我没有帮你,你要谢去谢烤红薯。”祁湛将书包甩到肩上,拉开椅子准备走。

“我靠,你们快看,那是在做什么?”

“捧着玫瑰花当然是告白啦。”

“啊啊啊,我去,这有一百多朵了吧,太他妈有钱了!!!哎,我去去去,捧花的人竟然是……”

走廊忽然传来喧闹声,起哄的口哨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三班门口,祁湛停住望过去,目光忽而下沉,表情瞬间冷到极致。

怎么了?

商陆顺着祁湛视线侧身,视野就被一束开得热烈热闹的玫瑰遮住。

然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哎,转学生,我喜欢你,要不要和我交往试试?”

延伸阅读

幻相罪罚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ue5v.shtml
南麟国,京都。夜黑风高,都尉府内院的空气里传来女人凄惨的痛呼声。一间狭小阴暗的房间,

吾名千煦之第一章(1)  http://www.sochiptech.cn/ge83.shtml
对于严柏宗来说,祁良秦就像是隔壁邻家在温室里养的一株罂粟花,有一日天暖,邻居掀开塑料

公主出没,群臣小心!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ochiptech.cn/d8vd.shtml
不过一瞬的功夫,几只恶鬼缠在了柳小葵身上!流淌的血水滴落在她身上,形成对鬼身最为强劲

萌新死神艰辛的开始  http://www.sochiptech.cn/pvqy.shtml
在超市里和女神的新男友巧遇,女神终于把上一个男朋友换掉了,上一个那个怂样,我看着都来

窃候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ochiptech.cn/s1p2.shtml
此刻,随着学员逐渐入场,场中的众人也都是再度掀起了热议声。而那一位位学员在看到看台主

元界修行史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dhwp.shtml
众人骇然大惊,这人浑身动亦未动,竟能袭杀“旋浪波”练得炉火纯青,江湖名望不再己下的杨

地下城之落日大陆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drrk.shtml
第三章血煞一出关,我就浑身的舒服。这边的白山黑水与中原真是大不同,江南婉约,陕北粗犷

我有一把祖传菜刀在线阅读梦中的初见  http://www.sochiptech.cn/8pk.shtml
“你们,还真是慢啊。”407小组刚一落地,立马听到黑影的嘲笑声:“这个小**本身并没

[综漫]吾神阿修弥之第三章(3)  http://www.sochiptech.cn/uu0n.shtml
熟悉的声音让叶天僵硬的跟个石头似的。“叶天,你脑壳是不是有毛病?我和你做了十几年的未

玄铁剑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sochiptech.cn/pvmr.shtml
“叮!发布支线任务——收众人之心,组建新军。宿主是否接受?”“接受!”张继留意到不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后被大反派标记在线阅读第三节

    赫伦特尔的港湾里停泊着几艘小船,于是,一艘庞大的海贼船便格外显眼了。塞茜娅正是准备搭个便船去下个港口看看,毕竟塞茜娅才不愿意为生存而活着。在这个小港口浪费时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和海贼谈谈?扯淡吧,海贼是什么样子她见过两个,而且和在海上打劫的家伙应该没什么商量的余地。(毕竟像路飞那样的太少了)偷渡?那

  • 放开那个小世界(快穿)之只盼幻梦一场(4)

    崩塌的房门外飘过几片树叶,那里出现本应丧命的青年。段清身着青紫色的护院服,握着两米多长的罚杖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熟悉的微笑。那熟悉不过的表情此刻却让人毛骨悚然,禾牧呆呆的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久久无法回神,或许那只是幻觉吧。禾宝财与他的夫人正肩并肩的站在院落门口,远远地望着禾家的独子,神色之中满是忧心

  • 海贼王之无限变身在线阅读第9章

    江震和陈寒两人这个心有灵犀的举动,没有任何人能看得出来。就连电竞社门口的解说都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一个意外而已!而此时在电竞社内部的休息室里,坐着两个人,他们面前也悬挂着一块四十来寸的液晶电视,上面显示的正是这场吃鸡比赛的ob视角!他们两个人分别是程浩和宋小明,程浩是电竞社的社长,宋小明是他的室友,

  • 和亲公主在线阅读第四节

    仙月教,坐落于遮天界东荒之中,是一个渊源留长的传承,属于仙门帝统。当年古夜一手创立仙月教之后,交给青帝打理,威震遮天界,风头一时无两。敢以“仙”字开头为名的派系,其能力可想而知。可惜,当年青帝跟随古夜杀上天界,已经陨落,剩下的人为了躲避天界的眼线,也是隐姓埋名,默默修炼,没有人去打理仙月教。时代变迁

  • [综]当暴力女穿成悲剧女在线阅读第3节

    冷妃雪找到一棵大树,观察了一下地形,还可以,勉强可以过夜,在树上过夜,不用担心野兽来袭,也不用担心有人偷袭,视线开阔,对周边的危险有个感知。冷妃雪回想了今天的事情,越想越不对劲,今天好像有很多人要她的命,怎么回事,她很少出来,又很少得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仇家才对呀,要说劫财吧,她身上又没什么钱,劫色

  • 穿书之养儿不容易在线阅读第一章

    “卫儿?卫儿?”朦胧中,夏卫缓缓睁开眼睛,可周围的光亮却又让他不由得把眼睛眯起来。“咳咳。”身体上的疼痛让夏卫不由得轻咳几声。夏卫望了望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旁边是为自己急的满头大汗的母亲,露尼。“妈,我怎么了?”“哎,你昨天......”“哼,自身学业未成便去学人争斗,不自量力。”

  • 前女友想和我复合之幸福的意外

    “还有最后一圈,加油。”心里记着数的洛天,对着身旁气喘吁吁的赵英男鼓励道。“好,啊!”赵英男刚说一个字,就不小心踩到了石头,整个人向前倒。洛天眼疾手快,一下子抱住了赵英男,两人的嘴唇,好巧不巧的亲到了一起。拥抱着的两人感受到嘴唇的温暖,瞬间呆住了。大眼瞪着小眼。“对不起,对不起。”洛天最先回过了神,

  • 万界交易城第二章在线阅读

    咸阳宫内,宫殿林立,楼阁殿宇遍布,美轮美奂,假山流水,长廊处处,曲折迂回。扶苏身穿素白衣衫,上有紫色纹络缠绕,袖口处有紫龙刺绣,精致美观,华丽尊贵,腰悬玉佩,走在长廊中,玉佩回荡有声。扶苏一边走一边回想,这个秦朝与自己记忆中的略有出入,如此时秦兵皆身穿黑甲,威严肃穆,戴黑色面具,不知面容,更有些机械

  • 龙珠之我是贝吉塔之风中凌乱的小保安(1)

    明珠市,浦东新区,明珠中心大厦。陈斌上身一件地摊淘来的廉价T恤,下身穿着条沙滩裤,圾拉着双人字拖,嘴里叼着根软沙河,吊儿郎当地迈步走向大厦旋转玻璃门。“这位先生,这里是明珠高档写字楼,衣衫不整者禁止入内。”门口一位身穿浅蓝制服的保安伸手拦住了他。陈斌斜睨了他一眼,掏出一个老掉牙的九十年代诺基亚爆款,

  • 摄政王的小哑妻之第八章

    七月廿三颍州官道之上,一马自北由南缓缓行来,马上乘客男装打扮,青巾白衫,颇为潇洒。那人正是如燕。洛阳与颍州相隔近千里,她一路换马,昼夜不停,也于此时才达颍州境内。她在路上曾收到李元芳传讯,说道皇帝已信权晋诚之死与他无干,已有收回成命之意。嘱她不必心急,谨慎从事。但她素知皇帝心性多变,又哪里敢耽搁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