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pkB4wm

大唐:我!最强天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禁忌大佬给我送鲜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曹暨死在自己求仙的路上,他求仙不为长生,只为问一句话。

现在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是自己作死的。

他按照仙师的指引,从泰山脚下,一个台阶一磕头,登上泰山之顶。想以不世之功,向皇天后土讨要一个机缘。

他登上泰山顶的那一刻,山顶上的一阵凉风一吹,脚一软,再醒来,自己已经是身魂分离,轻飘飘的魂魄坐在了自己那结结实实的梓宫上。

今天是他的梓宫回京之日,天空灰蒙蒙的,还下起了小雨,一条御街两侧站跪满了百姓。他坐在棺材板儿上,看着那些百姓一个个哭地满腮都是泪痕。

这一个多月来,他看了一路的百姓哭得天昏地暗,即便是刚开始感动,到现在也有些脑仁疼了。

回了京,进了宫,烟雾缭绕之间,下面跪拜的是以前时常被他拉着一张臭脸训斥的文武大臣。

想来这帮子人应该没有那些不知他底细的百姓那般愚蒙,不会那么声嘶力竭了吧?

看着扑在大殿地上哀嚎的群臣,他还一下子真分不出谁真谁假。

“陛下,陛下!”

这不是叫他,而是叫他那个已经承袭了他皇位的傻弟弟。迎出了五百里,日夜不合眼地守着,终于受不住了吧?

半夜三更,那些哭地七倒八歪的侄儿侄女,弟媳妇们,总算消停了些,他说了多少次了,要薄葬,要简单,这么闹腾不知道是干啥?

自己的贴身内侍给他添了香烛之后,站了起来,他跟在他身后。

刘权儿去了边上的小隔间里,跟他一起爬泰山的号称知道如何招魂的老道儿正坐在那里,拿着一壶小酒,前面几个小菜,哼着小调调。这才对吗?一个个哭得情真意切,让他以为自己有多能似的。

“仙师,您说咱们太上皇感天动地了吗?是真的去见顾小侯了?”他那内侍刘权儿,一边擦着泪一边说。

“切!”老道儿不屑地扯了一条鸡腿,曹暨有种错觉,老道儿似乎能看见自己,因为他向自己这边看来。转瞬他又有些泄气,那老道开始边啃鸡腿边说:“太上皇这种口惠而实不至的人,老天怎么会帮他?”

他不是说自己能通鬼神吗?他难道看不见他,要不怎么会说他坏话?难道这个道人是个骗子?是个神棍?

“你怎么能这么说太上皇?”刘权儿一把抢过仙师手里的鸡腿:“您说这话,不怕天打雷劈吗?”

“老道不怕啊!刘权儿,老天不是看百姓对你家太上皇有多敬仰。他干下功绩不假,可这跟他求天告地有什么关系?他想要求皇天后土,他干嘛不先封禅呢?告祭天地?”

封禅?不是他不想,这个天下从唐末开始动荡,已经整整百年了,这才刚刚安定三十多年,哪有这么多闲钱做这个事情?老天总是开眼的吧?功绩也无需禀告上天吧?

“仙师,咱们陛下一步一步跪到山顶,还不够诚心?那是九五之尊,那是大齐的开国之君,是咱们的太上皇啊!”

老道哂笑一声:“对啊,他九五之尊,他平定天下,富有四海。可他在祭拜天地上,抠门不?寻常百姓求菩萨保佑,都知道要给香火钱。他一真龙天子,一点子孝敬都没有,就爬上一路,真以为上天是他爹,看他可怜,就答应他的要求了?做梦!”

说着老道又看向他这里,曹暨想,兴许他能看见自己?那老道一把夺过刘权儿手里的鸡腿,继续塞嘴里撕扯。哦,他是在看鸡腿!

算了!就算自己一世英名,最后上了这么一个老神棍的当。只是自己从泰山上下来,跟了一路,蹲在这棺材边上,就跟画地为牢似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上黄泉路,能去见到云清。

一想起云清,他不禁摸上自己的胡须,一摸胡须,不禁又要低头摸自己那已经微凸的肚子,他使劲地收着肚皮,然而并无多大的效果。泄气地坐在墙角,云清喜欢鲜嫩的,自己都成这样了,按照她的说法已经是老菜皮了,她看不上怎么办?一下子又哀叹,自己为何不早点作死?

“砰!”一声把正在自怨自艾的曹暨给惊地抬起了头,看见平时一直弯着腰,脾气好地没话说的刘权儿,一脚踏在桌板上,指着老神棍:“什么叫抠门?第一次奏请封禅,黄河发大水,咱陛下,把奏折甩在了礼部尚书的脸上,让他算算封禅一次可以救活多少饥民。第二次又上来请封禅,陛下说要给江南减赋税。他抠门又不是用自己身上,用在百姓身上的。”

牛鼻子老道用啃剩下的鸡腿骨指着刘权儿:“他还不抠门?自己不娶皇后,不生孩子。当今纳妃纳了几个,前朝都是后宫佳丽三千人的,后宫就四五个妃子。他已经太上皇了,他还劈头盖脸的骂当今。你别反驳,老道我不想听你的反驳。”这个话老道说出来心虚,是以他才加了一句,不许反驳。

刘权儿看着老神棍:“我非要反驳你!咱陛下怎么跟当今圣人说的吗?您知道吗?他说:盛唐年间,公主皇子一堆,你知道多生一个,少则两三千人伺候,多则五六千人,一年国库开支多少?你算过这笔账吗?你寻开心寻了一会儿,就得让多少百姓流多少的汗,养活你的一个儿女?后宫嫔妃,皇室子弟不贵多而贵精,生多了一个个斗地跟乌眼鸡似的。你开心了?”

“他这么说的?”老道气焰下去,那鸡腿骨指不下去了。

“自然,我家里穷,十二岁进宫,进宫第一件事就是要净身。也不知道那一日陛下怎么就经过那肮脏之地了,若是他慢一步,我就已经不成个人了。是他将我放了下来,让我穿上了裤子。摸着我的头说:太监可以有,但是都没必要净身了,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出的皇帝,也就不要做什么皇帝了!”说完这些,那刘权儿蹲下去,把头埋进腿间呜呜地哭着:“您没经历过乱世吗?您没挨过饿吗?您怎么能不念着咱们太上皇的好?”

这些话把老道的记忆带回了遥远的过去,他带着妻儿出来逃荒,赤地千里,全是荒地,树皮草根啃完,开始易子而食,他的妻子舍不得稚儿被卖,用自己换了十两银钱,送到他手里。等他反应过来,问讯过去,他的娘子头颅已经落地,从熟悉的胎记辨认出,她的一条腿被挂在了桩子上,等待售卖。而他儿子终究没能熬过那年的冬天。

那时起他半是疯癫,半是清醒,想要求仙问道,想见一面自己的亲人,可真地学了还魂之术。却不敢用在自己身上,不是他舍不得自己的一条贱命,而他不敢回到那个乱世,就怕再经历一回那种蚀骨之痛。罢了!罢了!自己也活够了!

“他在乎百姓的血汗,所以不舍得封禅。可他不在乎自己,才愿意一步一跪上泰山之巅,他真的是诚心的啊!若是老天还不如了他的心愿,老天就是不公……”刘权儿边哭边喊:“陛下就是想再见见顾小侯,我给他守夜,他梦里时常会叫,云清,云清……”

刘权儿都快四十的人了,孙子都有了,还怎么跟个孩子似的?曹暨过去想要拍拍这小子的肩膀,安慰他两下,却见边上的老神棍,放下了手中的鸡腿骨,把双手在自己的道袍上蹭了蹭,留下两道油渍:“行了,给老道拿个猪肘来,让我吃饱些!”

刘权儿虽然气得想要甩这个老神棍一巴掌,看见老神棍晶亮的眼神问他:“想不想,让陛下好好走?”

他气呼呼地让人传了一大个红烧肘子来!曹暨不禁想,刘权儿脑子真不好使,这老道儿说这么一句话,他就当真了?却不想自己也是这样被他骗了一年。只有心中有在乎,才容易上当。

天蒙蒙亮,曹暨坐在自己的灵堂上,看着自己那个年近五十的弟弟,带着他的儿孙,整整齐齐地跪在那里,又开始了大哭。

“皇兄,靖边侯的棺椁随葬入您的陵寝。”他那弟弟曹荣哭得鼻涕眼泪地,这么说。

曹暨听见这个话,低下了头。真要葬在一起了?他们什么时候定下了生不同衾,死要同穴的约定?他仰头陷入回忆。

那时他们陷入困境,他身受重伤,发着高烧,眼看就要不行了。云清背着他往外,他一阵儿清醒,一阵儿地昏沉,他让云清把他扔下,如果不扔下两个人都得死,不如换她的一线生机。

顾云清这个人执拗地很,死也不肯撒手,他求她,把他放下,她扔下他后嚎啕大哭,边哭边说:“曹暨,阿娘没了,外祖也没了。如果你也没了,我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亲人了!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若是咱们能走出去,咱就一起活命,要是走不出去,咱俩就埋在一起吧?黄泉路上做个伴,成不?”

他那时咬碎了嘴唇,抹了抹嘴边的血:“好!生就一起生,死就埋一起。咱哥俩不分开!”

云清背着他翻山越岭,躲过追杀,活下命来。却没想到,野狼沟一战,本该是他要去的,但是曹荣陷入险境,得去救曹荣。

“曹荣那小子太烦人了,你自己去接。我替你去野狼沟守着,你快去快回就是!”

没想到这一别,再见就是她身中七箭,倒在了他面前。只要想到这一幕,无论白日黑夜,他总是眼眶子发热。已经习惯了要抹眼泪,手伸上去,才发现这回没有泪水。哦,自己已经死了,鬼魂是没有眼泪的!

话说,他把她带回了帐中,替她拔了箭,给她擦干净身体,才发现,自己的好兄弟,不是兄弟,原来是她。

他贴着她的脸,哪怕眼泪再多,再热,也温不了她冰冷的脸。

再后来他一步步走来,再大的困苦,再多的艰辛,还有比这样的生离死别更痛苦的吗?

登上大宝之位,他想过要追封她为后,怎奈这么多年,即便他们生死相交,她却没有亲口告诉他这个秘密。

想来她是不愿意世人知道,风流倜傥的顾云清是女儿身吧?要是他没有经过她同意就拆穿了她的身份,恐怕她会不高兴。

可他又不甘心,他希望有朝一日能以帝后的名义同葬,是以,他在退位之后,寻仙问道,想要学唐明皇,能招来太真的魂魄。

那老道儿所言除了要劳民伤财的没干,他都照做了,却没有一点结果。算了,反正葬一起了,到地下去问也一样!

“仙师!仙师!”外面的叫喊声,让他醒过神来,他往外冲去。老神棍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捂住了胸口,嘴角挂着血,看着他,这下他确认了,这个老道能见到他。

他冲到那牛鼻子老道面前:“你这是做什么?”

老道儿说:“你个死抠鬼,回去吧!”

诚心拜泰山,不过是引子,他想要回去,却是要用自己的命去换的,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究还是下了这个决心,用自己一条贱命,去换这位帝王的一次重生。

老道儿看着眼前的魂魄化作点点金光,自己也渐渐耗尽心血,倒在了地上。

延伸阅读

[全职]带着暖暖游全职之意外遇袭  http://www.pagelayout.cn/uk28.shtml
“公主,那说书先生好生无理,竟敢如此怠慢您,若他知道您是这一国的公主,看他还敢如此嚣

我体内住着一个恶魔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pagelayout.cn/y9n.shtml
从符融醒来至今,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半天。屋外传来了几下敲门声。“请进!“符融说着从床

凤倾天阑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pagelayout.cn/xrlh.shtml
“终于完成爷爷、奶奶他们给的考核了,那是不是说我马上就可以去法国了。上一世,我在同辈

[希腊神话]捡到一只小月亮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pagelayout.cn/6k4w.shtml
东吴国都城天顺二十八年,时值隆冬,天气极寒,白色的雪花漫天飘舞着。都城怒江的码头,此

种田种出个盛世太平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pagelayout.cn/nvic.shtml
茹毛饮血,这种事说说就好,尝试一次后悔终生。迫于饥饿与生存的压力,嬴泽横着心,闭着眼

我成了我高中的班主任之交手人贩子(7)  http://www.pagelayout.cn/ap69.shtml
傅落影将自己要带去的东西打包成一个包裹,然后换上了一身唐朝的衣服,紧接着打开了手机的

[综武侠]哥哥遍天下在线阅读觉醒 神之手(下)  http://www.pagelayout.cn/nuq5.shtml
围绕着希影城的罗曼山脉,紫气腾起宛如仙境一般迷人,时而的鸟鸣声,虫叫声更是有一种神秘

王朝球星(终)  http://www.pagelayout.cn/gg6t.shtml
(终)翳流黑派罩于中土之上的阴霾在日新月异的江湖里荡散。慕少艾离开翳流前收殓了药人遗

行澜在线阅读进入外门的机会  http://www.pagelayout.cn/dhsy.shtml
吴笛被拦下来本就着急,这人还聊起天来了!真是,不过听声音,到是挺好听的,不过,管她好

穿越之灵枪游天下之初入蕴泉现锋芒  http://www.pagelayout.cn/sx3t.shtml
“有妖族入侵,快戒备!”“吼!”男子话音刚落,一声震天的兽吼就从密林间传来。紧接着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影视从老炮儿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叶玄天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浑身的伤势已经在生之力的作用下恢复的差不多了,此时钥晴也已经走了两日了!“钥晴,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到了中域,在哪里怎么样!”叶玄天抬起头,口中自言自语道“算了,伤势今天也好的差不多了,该修炼了!”随即叶玄天心念一沉从储物戒中取出宫装美妇临走前扔给他的书籍和瓷瓶!“玄级中阶武技龙虎

  • 代魏在线阅读第5章

    把整个地板用报纸遮盖得严严实实,再把砂纸、滚筒和涂料一字排开。我决定亲手把墙壁刷成喜欢的颜色。白色太单调,黄色太刺眼,粉色太轻佻,蓝色又太忧郁。我最终挑选了绿色——是清晨的颜色;有一点点冷的颜色。将墙面用砂纸打磨干净,除去浮土,然后用滚筒滚刷涂料。我累得满头大汗,却很有满足感。可手中的动作一点一点慢

  • 小师弟不太聪明的样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一天开学时,氛围热闹,一个假期不见,现在相聚,大家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女孩子们纷纷集在一起讨论着班里新来的长得帅气的男孩子,主要集中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戴着白色鸭色帽,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还是上下桌,正聊着天,或者是暑假看了什么偶像剧,男主怎么怎么帅怎么怎么一心一意,女主怎么怎么美怎么怎么一步步掉进男

  • 女神之耶路撒冷之另类的生死之交

    我迈着还有些哆嗦的腿,走到副驾驶的车窗前,敲了敲玻璃,就见那女人颤颤巍巍的转头看向我。我松了口气,这人还能动。她看到我赶紧降下玻璃,对着我就说:“我撞到人了,怎么办?怎么办?”她看了一眼车头又说道:“人都撞没了,怎么办?你快进去看看人怎么样了。”我看到这一幕,不禁被气笑了。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你去

  • 速滑青春正在线之逮捕凶手

    这就是我所留的后路,这一年来,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去拜访当地的刑警支队,留下联系方式。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我在寻找薛佳怡的同时需要大量的经费,只会侦探破案的我,自然以此赚取经费。时间长了,我的名声在业内也流传了出去,因此很多业内人士都知道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当我按下报警电话不挂的时候,就是有重大的案

  • 逆行星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引才到家门口的小区,就听见系统提示说顾栩渊已经到家了,连忙让系统帮忙变回黑猫的模样,敏捷地从窗户边混入家门。他刚进来,就听见一声声熟悉的“小黑”响起,看了圈,连忙跳上沙发,然后往坐垫里面一钻。因为缝比想象中的小,最后他只藏起个脑袋,露出个圆润的猫屁股在外面一耸一耸的。完全看在眼里的系统:“……”要

  • 玄幻:这个师傅有点坑之第九章

    陈意受到攻击的一瞬间,陈南就乱了分寸,见到陈意被路衡救下,他松了一口气,却也忽略了来自他身后隐隐约约的鱼腥味。“哥!”对面的陈意突然间惊恐地对他大叫。陈南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鱼骨穿透,低头看到的是穿透自己心肺的鱼骨横在自己面前,甚至上面还带着自己的血肉。陈南艰难地转过身去,看到的是老婆婆

  • 洪荒龙族之王满腹阴谋的净食和尚

    就这样,想通了的瑶初蝶在一个凌晨出发了,她的目标是游遍中国,没了精神负担的瑶初蝶,玩的十分痛快,她很少去城市,大部分都是在自然山水间徘徊流连……这些美丽的景色,让她心旷神怡,无法自拔,这时候瑶初蝶才觉得自己活的像个人样,她早就应该出来看看,而不是将自己幸福的期望寄托在婚姻上,她以前真是太傻了,原来一

  • 在猫咖养龙的我突然红了第3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天,柳玉琴已经把自己家的人和产业也摸透了,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农村,经常下地干活的人来说,她也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天,柳玉琴带着弟弟们在菜园子里忙碌了大半个时辰。柳家人不种田,但却自己要种菜,菜园子靠她和奶奶打理。所以,原主在种菜方面还是个小能手,柳玉琴本身就是出生在农村,各种农

  • 龙泽尔的冒险日记之入道

    “什么?”白影怀疑自己听错了。虽然他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去不了神界,那他要去哪里?“嗯……抱歉,”牛头马面先向白影表示歉意,“这是我的失误。”“虽然魂力达到四级便能够脱离肉体存在,但为了维持魂化肉体,保证灵魂的稳定,可用魂力已经十分有限。”“所以,神界规定,所有征召的灵魂,初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