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pkB4wm

一树梨花正盛时之第四章

作者:易胡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出发去宁府那天,令窈穿了从宫里带来的金丝缕纱衣,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精致华贵。

随行的婢子皆瞪大了眼睛瞧。

像是从未见过这样子矜贵女孩儿。

令窈不想走路,怕脏了自己衣裙,招手唤来鬓鸦抱她上马车。

车里郑令佳挪出地方,伸手接她。

“卿卿,今日出门,阿姊有话要先交待给你。”

令窈一挨着她,便跟化了水似的,软绵绵地瘫在她身上,“阿姊放心,老祖宗已在我耳边念叨数遍,今日我便是你的小奴儿,你让我往东,我定不往西。”

郑令佳少年老成地点点头。

令窈撩起窗软帘,郑令清刚从西角门出来,提裙缓步,意气风发。

令窈皱眉,冲她喊:“五妹,你磨蹭个什么劲,你若再慢些,我们就不等你了。”

说完她就吩咐人出发。

郑令清不敢再耽搁,加急步子,直奔而来。

“你等等我!”

郑令清上了马车,气喘喘,撅嘴:“今天你们才是客人,哪有主人没来,客人先行的!”

令窈阖眼,彻底无视她。

郑令清气得跺脚,捞住郑令佳的袖子,“阿姊,你看她!她欺负我!”

郑令佳笑笑没说什么,替她理好裙面,拿了九连环转移郑令清的注意力。

马车稳当行进。

车里出奇得安静,郑令佳低眸看令窈,觉得奇怪,今日怎地这样乖巧?

“卿卿。”郑令佳轻唤。

令窈闭着眼,含糊应了声,转开脸埋头倚在她的后背。

郑令窈面上平静,其实是在回想前世之事。

大房被人诟病的时候,她好像还待在园子里闹脾气,所以并不清楚事情具体明细。犟了三个月后出园子,便听得人说郑府大房的姑娘背信弃义,出尔反尔退掉宁府的亲事。有另攀高枝之嫌。

前世令窈第一次见郑令佳,她颓靡苍白,了无生气,穿鸦青色褙子坐在角落似一尊呆泥人。

后来与大奶奶亲近了,令窈才知道,原来之前宁府婚事,是宁家算计来的。

令窈问过郑令佳,到底是怎么和宁府公子扯上关系的。郑令佳脸面薄,只说自己在宁府做客失足落水,被宁公子所救,她虽感激他救命之恩,但并无联姻之意。

促成郑宁定亲的,是一封缠绵相思信。郑大老爷以为郑令佳与宁公子私相授受,又有之前落水的事,面子作祟,一气之下便接受了宁府的求亲。

郑令佳和大奶奶这时才明白过来,宁府的邀请和那封闺房中搜出来的书信,都是宁家的套。

郑令佳羞愤气极,不肯为人鱼肉,以死相逼,坚持退婚。

再后来,郑宁两府退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令佳的名声受损,大概她自己也对亲事生了惧,一直拖到二十二岁尚未出阁。那时郑府早就不如从前,大老爷挑了个寻常人家匆匆将她远嫁。

思及此,令窈惋惜愤懑。

还好这一世她提早出了园子,阿姊与宁府定亲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她要替她挡下这桩祸事。

什么宁家大公子,就是天王老子也配不上她的阿姊。只要没有定亲,郑令佳就不会被宁家拖累。

她希望阿姊这辈子能做个威风凛凛的高门大妇,想选谁做夫婿就选谁。

郑令窈不擅长做善事,头一回正儿八经地替人考虑,没有什么底气,生怕自己的聪明才智兜不住。

她想得出神,忽地听见郑令清问郑令佳,“阿姊,你有没有心上人?”

令窈立马睁开眼,盯着郑令清。

如果她没有坚持跟来,那么和阿姊同去的便只有郑令清。

落水事情发生的时候,郑令清也在跟前。

那么……

郑令佳害羞地捏捏郑令清的脸,“你个小丫头从哪里学得这样胡言乱语?”

郑令清不依不挠,“阿姊,行行好,告诉我嘛。”

不等郑令佳回答,旁边令窈看不下去,抬手推开她,“你别烦,我要休憩,安静些。”

郑令清哼一声,扮了个鬼脸扭头继续玩九连环。

马车很快到达宁府侧门。

郑令窈命人倒回去,“让他们开金柱大门,我堂堂一个郡主,进他宁府难不成还要走角门?”

众人一惊,前来接人的宁府婆子躬身道:“依规矩,女眷皆是走的角门。”

令窈将擦手帕子掷到婆子脸上,“好大的脸,我在宫里时,出入皆随圣人礼制,你宁府莫不是比皇宫还严,竟敢让我走角门?”

宁府随从皆不敢吱声,忙地去府里通报,不多时,宁府正门果然大开。

令窈就是要给他们找不痛快。

宁府老爷和夫人亲自来迎,令窈瞧都没瞧一眼,携了郑令佳就往后花园去。

今日的赏柳宴,由宁家大姑娘出面,请了临安城内的富贵千金们。

春日艳,阳气萌发,众姑娘闻得有人而来,齐齐看去。

这一瞧,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黏住了。

令窈逆光而立,身姿姣好,仪态清丽,有风吹过,摇起她裙间褶皱的粉白流苏穗金铃,光蓦地自她的肩头溜下,刹那间金波涟涟,耀眼夺目。

对于大家的反应,令窈很是满意。

她昂着小脑袋,牵着郑令佳直接入了席。

宁夫人陪着笑脸道:“这是郑家的小郡主。”

外头皆传,小郡主嚣张跋扈,连自家的面子都敢驳,又躲在园子不肯见人,定是个举止粗鲁面丑心陋的野丫头。

今日一见,皆惊讶不已。谣言止于智者。

众人果然全都上前搭话,令窈挑了几个长得好看的面孔,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余光始终瞥着与宁家姑娘说话的郑令佳。

宁府后花园山水相衬,一汪池子横穿楼阁花草。

不多时,汀边风渐渐掀起,翠柳被打得东倒七歪,柳絮腾空洒落,似鹅毛大雪。

绿白暖香,最是作诗好时光。

众姑娘各有消遣,汀上群芳熙攘,令窈这时想起来郑令清,潦潦一扫,竟没有看见她。

令窈打断正在垂钓的宁姑娘,问:“我五妹哪去了?”

宁姑娘笑道:“方才我见哥哥找她,小郡主有事找她?”

令窈对于宁家人没好感,调头就去找郑令佳。

半晌,郑令清又出现了。

她有意回避令窈,悄悄地将郑令佳拉到一旁,奶声奶气道:“阿姊,我想去垂柳阴里看白鹭,你陪我去好不好。”

令窈猛地从她们身后冒出来,“当然不好,阿姊为何要陪你,她得陪我。”

换平时,郑令清肯定和令窈争起来,这会子却一反常态,装作没听见令窈的话,软磨硬泡,非得让郑令佳陪她。

郑令佳被她磨得没法子,只得应下。

令窈跟着过去。

垂柳旁一轮弯弯石桥,桥上一座飞檐亭阁。

郑令清指着近池上浮着的柳条枝,感叹:“这翠绿被水笼着,虽是残缺之姿,却透出另一番风流态。”

边上站了几个寻诗思的闺阁千金,听见这话,皆夸郑令清此话很是灵气。

说着说着,郑令清拿了捞网,说此情此景此意难得,要拣几片浮水翠绿回去插瓶。

令窈讥道:“我园子里上百蓬发健柳,你要翠绿,回府我赏你便是,何必去捡这物。”

郑令清坚持:“我就要它!”

她离了众人,往边角走几步,定在雕了桃花的短栏前,做前倾摇晃,身形太矮,捞网都拿不稳。

郑令佳只好上前效劳。

令窈皱眉,低眸望见栏上似有蹊跷,背着光瞧不真切,只见得似乎有断损的痕迹?若不细瞧,根本看不出。

她蓦地回过神,心里有了猜想,急急往周围探,果然看见不远处的树荫里藏了个人。

半截锦袍,黑皮高靴。

大概就是宁家公子了。

再一瞧旁边郑令清的神色,怯怯慌慌,便什么都理清了。

令窈又气又恨,她就知道,平白无故地,前世阿姊怎么会在宁府失足落水?那么巧,又正好被宁公子救起?

若不是有人帮衬,哪里做得到这般行云流水!

郑令清得意洋洋,全然不知自己的诡计被人窥破,一步步引着郑令佳往陷阱里去。

她瞧着郑令佳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阿姊和自家表哥是天生一对。

表哥想要娶阿姊,娘亲也想促成这门亲事。

娘说了,大伯母瞧不上宁家,但如果阿姊心悦表哥,主动要嫁,大伯母是拦不住的。

郑令清愈发坚定决心,誓要让郑令佳尝一回英雄救美的感动。

她深呼吸一口气,假做玩闹之状,一脚跨出横栏,踩在短齐的石阶上,半边脚跟露在外头,抱住飞亭柱,腿抖得不行,却还是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阿姊,来抓我呀。”

郑令佳站在断损的横栏前,生怕她踩空跌重,上前就要捞人。

说那时迟那时快,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令窈拦住郑令佳,顺带着一脚将郑令清踢了下去。

动作快准狠,众人尚未回过神,便见得郑令清在水里大呼“救命”。

噗通一声,宁家公子藏在暗处多时,猛然听见有人落水,心中欢喜,以为计成,立即一头扎入池里,嘴里喊道:“莫怕,吾来救汝!”

郑令佳惊魂未定,正要拿住令窈问话,不等她开口,令窈已经指着她跟前的那一处横栏朝人喊道:“你们宁府怎么回事,东西年久失修,竟无人细查!我五妹要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定要去报官!”

郑令佳立即明白过来,双眸瞪大,不敢相信地看着尚在水里扑腾的郑令清。

她怔怔地立在那里,竟说不出一句话。

令窈叹口气,牵了她手,低声安慰:“阿姊,没事了。”

郑令佳的手有些颤,不知是出于对危险的害怕,还是劫后余生的欣喜,她蹲下身,一把将令窈抱在怀里,许久都不曾松手。

延伸阅读

巴麦隆自助烤肉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3k4.shtml
巴麦隆自助烤肉行业市场庞大成功机会多,巴麦隆自助烤肉加盟是被不少重视的好商机,向成功

金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6dc0.shtml
金六福珠宝总部源于香港,是金六福世家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金六福珠宝致力于珠宝首饰文

朗晨消毒器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nocf.shtml
朗晨消毒器成立于2006年,地处“中国着名家电王国”之乡—佛山市顺德区,环境优美,交

鑫福来保健品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b7pf.shtml
鑫福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位于岭南亚热带地区北回归线上的美丽惠州,主要

未来田国际儿童艺术教育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bpjn.shtml
上海未来田儿童艺术教育致力于课程的研发完善和培训,教育是树人的事业,拥有的不仅是专业

尚美精密机械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n1wx.shtml
安徽省尚美精密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于2000年,是批准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科技部中小

米乐迪氧吧KTV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gxko.shtml
青岛啤酒/斟情干红:总有一些感情是要抒发的,总有一些压力需要释放,尽情的歌唱是一种享

戴威斯洗衣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sbrx.shtml
戴威斯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戴威斯”洗衣是山东省培训工程启动仪式暨创业培训示范市成果展

鸿财化妆品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n081.shtml
鸿财化妆品是一家专门从事化妆、美容、护肤品研究开发及生产的企业,在香港已有二十多年生

新喜盈门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yu0l.shtml
公司成立于二00六年,现已拥有上千平方米的加工厂房,高明的生产机械设备,雄厚的技术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风神主第十章在线阅读

    姐弟俩一人一个包袱,加上楚添霖五人齐集在门外,将军府过来接她的男子已经安排好马车,确实如他们所说,马车极为豪华,里面就是坐七八个人都不会拥挤。五人一同上马车,两个男子坐在前头赶车和护卫。出县城前,顾婉婉掀起车帘,通过那方方正正的窗口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致,此次离开,不知何时还能再回来。“阿姐,我们过年还

  • 神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五道流光从扶摇子的身体内冲出,落在虚空之中,顿时化为了五尊神灵。一尊身高百丈,双面四手,一面男性,一面女性。四手中,一手持万法剑,一手持碎天刀,一手举阴阳伞,一手握琉璃琴。《宝帝经》中有云:“诸天万神,有双性之神,名曰万法阴阳神。”一尊身高也近五十丈,却是龙头人身。龙头之上,一对九节骨的龙角倒插其上

  • 加油之隐情

    顺丰镖局,大堂之内,李如天夫妇端正的坐在堂中央的两把椅子上,左手边是北冥月与东方白二人,右手边坐着刀尊、风悠然二人,而李轻柔则是乖巧的站在南宫玲的身后,王二则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然退下了。而堂中之人,除了风悠然和那位刀尊以外,尽都皱起了每天,满脸不可思议之色。因为就在刚刚,刀尊表明来意,说是为助南宫家渡

  • 元明问道在线阅读第8章

    病房内,傅景明的话如炮仗一样“噼里啪啦”不停的往外冒。楼汐虽然被吵的脑仁有些疼,但却能真实感受到,这位傅家小景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她的。眼神里有担心、有心疼。没有掺杂一丝暧昧,更没有男女之情的那种眼神,反而是坦坦荡荡的真心实意的关心。前世,楼汐的重心都围着陆瀚打转,所以她才忽略了身边对她好的朋友。最后,

  • 不正经神魔日常在线阅读第九节

    薛明岚的日子并没有变,只是她发现废物策这家伙变了。他竟然在躲她!虽然表现的不是十分明显,还是被她给察觉到了。费无策正坐在院里读书,在他的背后,薛明岚眯了眯眼睛,就看你还能挺几日!“相公,进屋里读书吧,外面太热了,你看你这一脑门的汗。”她掏出了忠叔给买的新帕子不由分说的弯腰给他擦拭额上的汗水。突然的亲

  • 书生寻仙在线阅读第3节

    掌柜的这两天有点忙,来酒馆的客人突然多出了好多。大人小孩儿,谁也不是空手来的,总会带着两大张红纸,以便找掌柜的讨副字。这不快过年了吗?该贴春联了。虽然从前大家也认识两个字,会各自写各自的,可后来看了酒馆的春联,总觉得自家的春联不是个东西。大过年的,谁不想让自家春联好看点、让家里更有门面点?而且掌柜的

  • 神级毁灭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因为手肿着,所以午饭我也没去吃,反正这个家里除了已经离开小姑,其他人也没谁会注意到我有没有吃饭的。肚子饿得有些难受,嘴里开始泛酸水,只好躺在床上希望自己能好过些,“咕~”“吱呀”门又被打开了,我闻到了米饭的香味,房间不大,在床上就一眼将来人看了个清楚。“你怎么来了?”这句话绝对是没有经过大脑思考说出

  • 神级破案高手之魔焰滔天,万古八部魔族

    这时蜀山之人已有感应。下方的亭台楼阁中,不停有人慌乱奔走,还有人御剑飞空察看御敌。不过这些丝毫影响不了隐身云翳暗星的魔尊大人。当景天冥冥中听到的这缕奇异的声音,震荡到一种特殊的频率,于是光射**的三神器灵光,忽然间光华大盛,有一缕灿烂之极、美丽之极的光线,倏然从粗大的璇光殿光柱中飞离,直冲天顶银光灿

  • 剑与天罚第三章在线阅读

    “微臣不敢。”苏诺轻笑了一声,他们二人之间,必定是要有那一天的。这种承诺,她可不敢应。虽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突然厌了丞相和太尉,不过也好,也让她行事少了许多顾忌和麻烦。“陛下,微臣陪您去?”苏诺问了一句,却也明白,这人不会带着她一起。毕竟,纵然这厌恶是真,对她的忌惮,也是一直不曾消弥的。但是既然他已经

  • 朝浮仙歌长生劫签约

    无面一追就是百里,直到远远甩开了直升机,才转身准备回去。而在西迟郡,秦夜迎来了风尘仆仆的南溪。“秦夜,你猜猜我发现了啥!”南溪笑似春风,显得很是喜悦,连一直挂在嘴边的“奴家”二字,似也忘了。“啥!”“天之子啊!”“天之子?”秦夜脸色微愣,虽有些惊讶,却转眼恢复了平淡。“秦夜,怎么样?”“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