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pkB4wm

男主想吃后悔药[快穿]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鱼曰小丑女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五、纯粹只是拥抱

时间过去大约一节课的功夫,门口有人敲门。斯巴达过去看了下猫眼,两手抱住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门打开了。一个少女走了进来,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走到沙发边安静地坐下。

这女生有一张靓丽的瓜子脸,虽然面无表情,但仍透着一股人畜无害的可人气息。何均见她穿着高跟鞋,打扮得挺时尚的,不像是学生。她这模样如果是本校的,至少能排进十佳校花的行列。

斯巴达先开的口:“我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分手了,你懂吗,不要来烦我,我明天还要考试呢。”

女生依然不吭声。

斯巴达没有把门关上,指着女生说:“沈嘉瑜,你是不是看上我家有钱了?那你也要配得上吧。你这样的贱货想坑我?我又不是傻子,赶紧给我滚蛋。”

斯巴达又吧啦吧啦说了一通,越说越激动,最后撂下一句话:“你不走是不是?我走!屋里东西随便拿,我不报警就是,明天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砰”的一声,斯巴达摔门扬长而去。

何均虽然不了解情况,但大概也听出来,是因为斯巴达嫌弃她不是处,所以就闹分手了。

可怕的安静,何均哪里能看得下书,一段字来来去去看了五遍,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于是他想开口安慰两句:“同学,你知道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区别吗?”见她依然不说话,何均就胡诌道:“分手是客观存在,心碎是人的意识。分手导致的心碎,这是唯物主义。而心碎了才知道真的已经分手,这就是唯心主义。”

“滚!放狗屁!”沈嘉瑜怒道。何均觉得她凶起来反倒更可爱了,但心想“朋友妻不可欺!”于是也就闭嘴不说了。接着又是可怕的安静。过了许久,她竟“呜呜——”地哭出声来。

何均见她哭得伤心,眼睛都哭肿了,跟两个桃子似的,就去冰箱拿了两罐可乐,自己打开一罐喝了两口,另一罐递给她,“喏,敷一下,都肿了。”

沈嘉瑜接过可乐,“你很开心是不是?开心你个头!你谈过恋爱吗?”

“没吃过猪,还没见过小猪跑么?”何均不屑地摇摇头,“感情的事本来就是无解,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你懂什么?你才是猪!莎士比亚都说过,女人就是天生的弱者。我们好追得很,只要是个男的,肯拼命追,我们是跑不掉的。”

何均抓住机会拍马屁道:“哟呵,莎士比亚你也懂?饱读诗书啊!你是双鱼座吗,这么多愁善感。对了,你可以把你现在丰富的情感化作一首诗,也好不负这好时光。”

沈嘉瑜用她那红肿的大眼白了何均一脸,“哼,别瞧不起人,大学生,了不起吗?念大学有什么用?我上了半年就不念了,无聊得要死,我可不想浪费大把的青春,最后变得跟你一样无知。我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咖啡店,自食其力,丰衣足食。关键是自从当了老板,我现在看你们这些书呆子就觉得可怜。瞧你说的这些,什么鬼话,太幼稚了。”

何均有点肃然起敬,在这位同龄美女面前,自己的人生仿佛还未成年,苍白乏味。但何均还是顶嘴道:“斯巴达可不像是个有为青年,你怎么会挑他做男朋友?他不幼稚吗?”

“我第一任男友倒是个难得的才子,会画油画,一张画卖好多钱,可是那又如何。第二任就认识了陆珂达这种笨蛋型的,以为能安稳一点,可是没想到,我把心掏出来,跟他说真心话,他却变成了混蛋,不把我当人看。我不想再受伤了,伤不起,心好累,哎——真想解脱算了。”沈嘉瑜的眼神又变得暗淡呆滞。

何均拿起桌上的茶杯,用笔敲了三声,沈嘉瑜不解地望向他。接着何均双手灵巧地比划起来,时而指指沈嘉瑜,时而右手摸着左手拇指,时而手做波浪状。

沈嘉瑜瞪圆双眼,说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会手语?”

何均又做了一遍手势,边做边念出声来:“你是一只为爱搁浅的鱼,为何不游回深海里?”

“你从哪里学来的手语,为了泡妞学的吗?”

“生活不仅仅只有爱情吧,还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呢,比如在我身上就有一堆悲惨的故事。”

“说来听听。”沈嘉瑜脸上显出兴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家里,我爸我妈都是聋哑人。我爸初中毕业就到工厂当学徒了,18岁那年,工厂里的锅炉突然爆炸,差点没把他炸死,醒来后他的耳朵就聋了。还好我爸没有自暴自弃,跟着老师傅学做钳工,苦练手艺,车、铣、刨、钻、镗、磨,样样精通,成了厂里的骨干技师。人说哑巴配聋子,门当户对。我爸二十八岁的时候娶了我妈。我妈小时候生病发烧,那时女娃在农村就是贱命一条,烧了三天也没人管,后来烧自己退了,耳朵却聋了。”何均说到这里,沈嘉瑜没怎么感动,他自己的泪花倒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忍不住望向天花板。

“怪不得你会手语,那你小时候一定经常被欺负吧。”

何均不以为然道:“谁敢欺负我,我爸可是八级钳工呢,工资很高的。”

“你倒挺勇敢,八级钳工和英语专业八级一样牛吗?”沈嘉瑜表示听不懂。

“一样牛,最高就是八级了。”

沈嘉瑜说道:“这样的两个人,生活很不容易吧。那等你妈妈生了你这个帅小子,你爸爸一定是乐坏了。你小时候哭了,他们会不会听不到?”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挺宠我的,不过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何均平静地说道。

“啊?”沈嘉瑜轻声惊呼。

“我爸妈两个人结婚五年了,却没有孩子。我是被人放在脸盆里,搁在我家门口,爸爸妈妈见我可怜就收养了我。那时候我有五个月大了。”

“你怎么知道自己有五个月大了?”沈嘉瑜好奇地问。

“因为把我扔掉的人在我手上写了我的出生日期。”

“哦,看来你亲生父母想得还挺周全的,离开你可能是被逼无奈,你有想过去找他们吗?”

“我不怪他们,毕竟给了我生命呢。找不找其实无所谓,找到了也还是陌生人吧,况且我现在活得挺好的,没这个必要。”何均边说边用指甲在木桌边沿划着,表情故作成熟。

“你小时候一定很寂寞吧,都没人跟你说话。”沈嘉瑜继续关心道。

“那倒不会,我从小在工厂宿舍长大,喜欢逗我玩的叔叔阿姨有的是。宿舍小孩也很多,白天大人去上班,我们就到处野。而且我5岁的时候,爸妈还给我添了个妹妹。”

“不算超生吗?”

“要不要这么残忍,难道要我妈把我妹打掉吗?”何均笑着撇嘴反问道,“如果换你,发现你妈又怀孕了,你是想要个妹妹还是想要个弟弟?”

沈嘉瑜略一思索,“我会离家出走,去流浪啊流浪。不过我还是想要有个哥哥,有事了帮我打架,没事还能开导开导我。”

就这样和沈嘉瑜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些不着边际的话,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11点半。何均见她心情像是好了许多,脸上偶尔也会绽放出无邪的笑容。

沈嘉瑜看了下手表,又盯着何均的眼睛说道:“好了,我要永远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了。走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我要感谢,一个人。你知道我要感谢谁吗?”

何均也一样盯着沈嘉瑜的眼睛,沉默了一小会儿,说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我可以抱你一下么。”

沈嘉瑜微微一笑,“你果然是懂我的,我们想到一块了,麻烦站起来一下。”

何均站了起来,人就僵在那里,除了他妹,他从来没抱过其他女孩。当沈嘉瑜动手去脱他的上衣时,何均没有疑惑,也没去制止她,他甚至都没有在思考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只是心脏怦怦跳,血涌了上来,脑袋感觉晕眩。

“你不要有邪念哦,我只是想给你一些幸福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纯洁的人才会懂。”沈嘉瑜说完便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只穿着套裙的裙子,她展开双臂,面带纯真,说道:“喜欢吗,喜欢的话,可以抱一抱。”

这是何均第一次亲眼看到成熟女性的*体,眼前的沈嘉瑜和雅典女神的雕塑一样秀美。何均心里惊呼道:“苍天呐,怎么会这么好看!”*露着上半身,在这样的深夜还有一些寒意,当两个人站立着拥抱在一起时,何均感受到怀中柔软的身体传来的温暖。他感觉不到一丁点邪恶,只是觉得两个相互友好的人,能这样抱在一起,很是舒服,也碍不着谁。

就这样抱了许久,沈嘉瑜依然靠在何均的肩膀上,她微微说了一句:“谢谢你,我今天本来是带了安眠药来的,现在想想也是可笑,还好有你在。”

此时12点已过,沈嘉瑜轻轻推开何均,两人各自穿回上衣。她出门前说道:“下次如果再见面,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了,行吗?”

何均点点头,目送沈嘉瑜的离去,在胡思乱想中一直兴奋到2点,他才在沙发上睡着。

延伸阅读

格科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pesb.shtml
美佳公司创建于1999年,属民营股份制高科技企业,公司下属海南格科高科技工业有限公司

医来伸手体检小屋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bpbw.shtml
体检行业发展前景:2018年我国总体检人数已达到5.63亿人体检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4

格兰菲迪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yfql.shtml
格兰菲迪洋酒经销批发的洋酒、进口及国产啤酒、红酒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恒泰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d7ir.shtml
恒泰汽车美容是集汽车维修、装潢、美容、代办保险及理赔为一体的汽车服务公司。目前下属6

帝福尼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p2ew.shtml
帝福尼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平阳耀丰塑料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n59k.shtml
平阳耀丰塑料是一家包装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各种编织袋复合彩印,平

华新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pl0z.shtml
华新机械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服务广大创业者的公司公司成立于2005年现拥有多家分公司以及

舞钢宗森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a254.shtml
舞钢市宗森物资有限公司主营舞阳钢厂产各规格中厚板,容器板,低合金板,耐磨板,船板,同

快乐岛创意学生用品10元小超市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sibq.shtml
快乐岛创意学生用品10元小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香阁娜工艺饰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

培芝瑞智加盟  http://www.myfloridadreamhouse.com/p6nz.shtml
培芝瑞智秉承“DeliveringHealthThroughDairy”从乳品传递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归途[薛洋晓星尘同人文]急眼

    中午没怎么张罗,下午时间充足,林可欣的晚饭整治的很丰盛。有鱼有肉还有两道素菜,一道汤一道卤味。六道菜,六六大顺,寓意平安顺遂。家里大小加起来拢共才四个人,本来是不用这么多菜。但林可欣心疼姐妹两个,尤其是大妞儿,小小年纪就被迫早熟,才四岁,真的是太懂事了。她就想着,往后的人生,两个小姑娘可以顺顺畅畅。

  • 末世求生在线阅读第5节

    虽然没有明说,但龙熙知道白衣人是答应了,当下喜出望外,连声感谢,“那就多谢女侠了,小女子决不食言,到总舵后一定重重酬谢!敢问女侠尊姓大名?”白衣人淡淡说道:“寒今漓。”龙熙其实没听懂是哪三个字,不过还是狠狠的拍马屁,“好名字,和女侠非常般配,一听就非常有品位!”寒今漓:“……谬赞了。”大概女侠还不太

  • 柯南网王之秘密在线阅读第4节

    周六的傍晚,林清初趴在家里的桌子上,看着太阳被远方不断淹没,黑夜就像是得到应允般悄然爬起,渐渐吞噬掉白天的伪装。林清初不明白自己到底和于禹城的关系,还是说只是他的一个挡箭牌罢了。林清初看着时钟指到六点,便拿起椅子上的书包,路过客厅时抽出一张便条在上面写道——饭菜在桌上回来就吃吧,少喝酒。然后就落好锁

  • 三界说书镇长家事

    “我知道这里有什么不对劲了,”新之坐直了身体,双手平摊在桌子上,一字一顿沉稳有力地说到:“我们今天进入清福镇的时候,一路上没有看见过一个人,虽然各家院外挂的有未干衣物,晒的有腌制的粮食,但是我们却听不到一丝声响,仿佛镇子里的人都不存在。”“嗯,是啊,我们在街上走了这么久,不应该一个人都没有啊,”古旱

  • 虚拟另一世界之成了总裁的女伴

    在去黎家之前,南尘把洛芷颜带去打扮了一番,洛芷颜本来就是一个美人坯子,在打扮之后更加光华四射,恍若高傲的小女王。南尘望着她愣了几秒的神,尔后对她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果然人靠衣装,挺漂亮的。”听到南尘的赞叹声,洛芷颜忍不住想嘚瑟一番,笑嘻嘻道:“那是自然的,都不看看本小姐是何人。”语气里不见丝毫的谦

  • 特种兵:三年又三年龙凤鸟

    此时正是夏季,山中草木繁盛,偶尔还能见到进山的村民。山中传言有猛兽,除了村里的猎户,大多数人都只在外围打转,长生在外围转了转,几乎一无所获,就连野果树木都没找到几棵。长生见外围得不到什么,便径直往内围走去,日头渐渐升起,走了这么远的路,长生也觉得肚子渐渐的饿了起来,早上吃的那一碗粟米糊糊根本不能抵事

  • 海贼王之黑魔王第四章

    海风吹拂,温度宜人。如果不出太阳的话,今天绝对会是完美的一天,赵飘零这样想着。司南瞅了瞅头顶这把巨大无比的黑伞,又瞄了瞄赵飘零,只有她脸上戴着的灰色墨镜最是突出,因为太大了,几乎挡了她整整半张脸。“司南啊,你说我脸上要不要再围个面纱?”赵飘零全身心关注防晒这件事。司南眼皮子抖了抖,他以为太太听到华总

  • 混沌九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对地表的居民来说,这名黑暗精灵可以在几尺之外走过,丝毫不被侦测到。他跨下的蜥蜴坐骑四蹄配着ròu垫,脚步无声无息。手工完美,嵌镶的天衣无缝的锁子甲挂在骑士和坐骑的身上,密合得滴水不漏,跟随着他们的一切行动弯曲折合,仿佛是他们的第二层皮肤。狄宁的蜥蜴用轻松、快速的脚步前进着。无声地踏在破碎的地板、墙壁

  • [综]最佳配偶在线阅读第5节

    香穗没了吃便当的心情,冲动的跑到音乐科的大楼下,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个究竟在哪里才能找到金泽老师。硬着头皮拉住一个白色制服的女孩,“请问……那个……哪里能找到金泽老师?”被香穗拉住的女孩涨红了脸,张了张嘴,紧张的手都在颤抖。香穗奇怪的看着这个仿佛要晕过去的女孩,“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就是想知道哪里

  • 玄幻都市之入侵万界之两个世界

    你好?这两个字在齐天的脑海中浮现,他似乎听懂了那个女子说的话,是在向他问好。“你好。”齐天探了探脖子,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的说出这两个字。刚说完这句话,齐天发现那些光幕中的人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竟然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他们欢呼的声音也是不断的从盒子中传出来,有些人竟然激动的留下泪来。齐天把这些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