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pkB4wm

万界至尊第四章

作者:照猫画虎反类犬 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年夏天 3 灌篮高手同人仙道x藤真牧x藤真流川x藤真

Chapter 3

海南的篮球馆比翔阳稍大,看来是连续十四年神奈川县冠军,学校有专门拨款。

牧带着藤真,直接到了海南的经理工作区,让藤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对藤真说,“这里看得很清楚,你先坐这里,我去练习了。”

“嗯,好。”看不出这个牧绅一虽然长得老成,却是这般的热心和容易亲近啊。

“那个……”牧欲言又止。

藤真疑惑的看着牧绅一,意思是他不用介意,可以直接说。

“如果你想要走了,可以告诉我一声吗?”

“当然没问题。”藤真笑道,别人都这么热情的待客了,他怎么会不辞而别呢?再说明天还见面的。

“谢谢。”牧道谢后,就加入练习了。

藤真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看着海南队的训练。

海南队里其实没有能力特别出众的队员,也没有球技特别华丽的选手,相对的刚才那个叫牧绅一的,在球队里反而有几分王牌球员的潜质,几乎他那方的每次进攻都是他组织的,是很不错的控球后卫,正好自己也准备确定个位置,看来控球后卫是个不错的选择。

“今天牧学弟好卖力啊……”旁边的一个经理闲聊着。

“当然了。”另一个经理意有所指的冲藤真努努嘴。

经理看一眼藤真,偷偷的笑了,“我说刚才牧学弟出去捡个球都能捡半天呢。”

“那是,这一个月来你什么时候看过牧学弟带人来了?还这么开心。”

“牧学弟的眼光真不错,很美啊……”经理贪婪的看着藤真精致的侧脸。

“我先和你说了,别欺负牧学弟啊,听说打篮球厉害的人打架也是很厉害的。”

“看看又不会少一块肉,别那么小气嘛。”

“那我也看看,嘿嘿嘿……”

而正在认真观察海南队队员的藤真,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对话和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只感慨不愧是王者海南,不论从哪方面看都是无懈可击,本来他对明天的练习赛很有信心,但现在看来,谁赢谁输真不一定了。

幸好来看海南练习了,不然明天的比赛,他一定会轻敌,没想到距离上次流川叫他来神奈川看比赛才一年的时间,高校的篮球就进步这么多,或者是因为……新进的球员的缘故?

这个叫牧绅一的,明天一定会是海南的正选球员,而他,队长说了他也是正选,如果他上场了,不论从哪个角度说,他的对手一定就会是这个牧绅一。

一定得仔细观察。

“你说……这个美人怎么一直盯着牧学弟看啊……”经理不满的抱怨着。

“废话,别人牧学弟带来的,不盯着牧学弟看难道盯着你看?”

“别这么说嘛……感觉我一点希望都没了。”

“或者你可以去我们学校再寻觅个美女姐姐。”

“可你看看这周围站的,有一个美女吗?”

“要不你换个社团,听说我们学校仅有的几个长得不错的都在网球社,那里每次美女姐姐也很多。”

“可这不公平啊,为什么牧学弟才进校就能找到啊。”

“别人篮球打得好,不觉得牧学弟以后肯定会成为我们球队的王牌吗?指不定还是神奈川县的No.1,你能和他比吗?”

“5555,你总是故意打击我。”

“我实话实说。”

“你就打击我!!!”

“实话实说。”

“打击我!!!!”

“那个………”坐在一旁得藤真终于发现了自己身旁的两个不停唱着双簧且声音越来越大的人,“你们不用记录吗?”

“惨了!!!”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奋笔疾书。

藤真无奈的笑了笑,转过头来继续看海南练球,不料牧也正好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看着他,两人四目相接,都是一愣,然后再一起笑了,再然后,牧被飞过来的球打中了侧脸。

“牧!!!你没事吧!!!”传球的队员显然没料到牧会在练习中走神,忙上前道歉,别的队员也围了上来。

在休息区的藤真一急站起了身,但是碍于不是队员的关系,藤真只是原地站着,远远的看着,刚才牧的走神是因为自己啊,心里多少有些内疚。

大约一分钟,牧就用毛巾敷着被打中的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藤真所在的休息区走来。

“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牧在藤真的旁边坐下。

藤真并没有坐下,而是走到牧用手拿毛巾敷着的脸的那面,伸手拉开牧握着毛巾的手,凑近了头,仔细的看着牧被篮球打中的那边脸。

牧完全没想到藤真会有如此举动,立即血气上涌,楞在当场,看着藤真近在咫尺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就像能扫到他的头发,明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受伤的地方,水润的唇微张,仿佛是世界上最诱人的餐点,只要他稍稍凑前,就能吃到。

周围的人也睁大了眼睛,被藤真的举动吓得说不出话来,在他们看来,藤真和牧的动作就像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情侣一般,牧真是好命啊,可以抱得美人归。

而藤真在仔细看过后,发现没事,只是有点普通的淤青,这才放下心来,不然牧要是因为伤明天不能比赛了,他是真的会内疚的,毕竟棋逢对手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难怪以前流川遇到了他会那样高兴,现在他也能稍微体会到一点那种惺惺相惜的心情了。

“那我先走了,不好意思因为我害你受伤了。”藤真用余光瞟到了台上向他做回去手势的永野,海南虽然离翔阳不远,但是翔阳就已经远离他住的地方了,海南更是在相反的方向,要是晚了没车了回不去了才真是麻烦大了。

“那个……”牧显然还没从藤真刚才的举动中回过神来,却陡然听到了藤真要离开的话,牧非常不愿意,但也不能强留别人,就想要以后再见到他,可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憋了半天,终于说了句,“明天我们和翔阳有练习赛。”

“嗯,我知道,我会来的。”藤真笑着回答,是的,他一定会上场的,而且,他会打败他的,看了今天的练习,他已经把他当做对手了。

“好。”牧也开心的笑了,“那回去的路上小心。”

“嗯。”藤真冲牧挥挥手,就从体育馆的侧门出去了。

一出门,藤真就看到了花形和永野已经从二楼的看台下来,在操场那里等着他。

藤真跑两步上前,还没开口问问两人觉得海南怎样,花形就抢先说道,“回去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海南校门口走去。

藤真对永野投以“怎么回事”的眼神,永野耸耸肩,意思是他也不知道,三人就在很怪异的气氛中回去了。

到了翔阳,永野家的方向和藤真花形不同,便告别回家,只剩藤真和花形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来回折腾了很久,天已有些暗了,华灯初上,将神奈川这个带着田园气息的城市笼罩在一片橘黄色的光辉中。

“花形。”藤真还是决定问问,毕竟花形这样影响了明天的比赛不好,“你怎么了呢?”

“没什么。”花形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你这叫没什么吗?”藤真上前几步,一把拉住花形。

“真的没什么!”花形用力一甩,甩掉了藤真拉住他的手。

“花形!!!”藤真也有几分动怒了,他招谁惹谁了?要跑来受这股子无名气。

花形被藤真这一喊,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是有些过分了,真是的,他是在生哪门子的气呢?不就是看着藤真和那个牧绅一像老友一般亲近着,这明明是藤真的自由,关他什么事。

“不好意思,藤真,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没什么……”

“真的?”藤真显然不相信,那表情是花形你今天不说清楚就不要想走了。

“真的。”想了想,花形又说,“你认识那个牧绅一吗?”

“今天刚认识的啊……”

“可你们……”花形想说你们看着真不像是刚认识的,那种惺惺相惜的气氛,相信不单是他,在场只要看到了的人,都会觉得他们至少是多年熟悉的人。

“可能是因为他跟你一样,以前看过我在山梨县的那场比赛,然后记得我吧,开学时你刚看到我的时候,不也认识我吗?”

可花形还是觉得哪里不一样……这种不一样,让他觉得莫名其妙的很不安……然后连带的心情也不太好,只是这种不太好,真不应该在藤真身上发泄出来。

“多半是因为今天看到海南实力很强,心情不是很好吧……”花形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要转移话题。

说到海南的实力,确实把藤真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两人一路就围绕着如何对付海南而展开话题,一直到岔路口两人分开。

第二日早上藤真一开门,吓了他一跳,门口赫然站着一个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当初认识的时候明明比他矮,现在已经和他一样高了,指不定以后会长得比他还高的流川枫。

“流川……大清早的你站我家门口做什么?”

流川戴着耳机,一付没睡醒的模样,看到是藤真后,强打了点精神,说,“等你。”

“等我?我不去富丘中学啊。”

“白痴。”流川一把拿过藤真肩膀上的运动包,就朝楼下走去。

藤真连忙关门跟上,一年没见这个流川还是这样我行我素啊。

“流川你不去富丘中学练习吗?”

“不去。”

“难道你要去看我们和海南的比赛?”

流川回头一付你好吵啊的表情,藤真也就适时的不说话了,这小孩儿别扭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那个……我要坐电车……”藤真指指公寓楼下的站台,藤真知道流川从来不坐电车,流川最讨厌的就是和人接触,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流川又会喜欢这种和人有肢体冲撞的运动,难道这也和他那别扭的性格有关?

可流川就像是没听到,径直向他家走去,从车库里推出他那辆蓝色panasonic自行车,真是奢侈的小孩儿,一个自行车都七十万日元。

他不会想要展现他车子性能好,骑着跟在电车后面吧,尽管神奈川很多街道是电车道和普通车道并行的。

“那个………”其实藤真深信流川不会有如此神奇的举动,他这样想也是自娱自乐一下,不过藤真还是得问一问,他的运动包还在流川肩上呢。

“你载我。”流川把自行车推到藤真面前。

藤真张大了嘴,他没听错吧。

流川不耐烦的抖了抖车龙头,示意对面的藤真接住,“我不会载人。”

天,这小孩儿!藤真超级无语的接过自行车,骑了上去。

流川也很麻利的站到了自行车的后面,手扶上藤真的肩膀,身子微微前倾,流川感觉他能闻到藤真栗色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

藤真在确定流川坐好了以后,就朝翔阳的方向骑去。

看样子,今天他是连赛前准备活动都可以省了。

三十分钟后,藤真终于完成了他的赛前热身,到了翔阳高校,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学校里集合着篮球队的人。

藤真把车停下来,流川熟练的从车后面跳下来,瞅了瞅翔阳学校里的那群人。

“流川,我们是篮球队集体去海南,你可以从这里自己骑去海南,不远,就两站路。”

“给你。”流川把运动包递给藤真,然后就从藤真手里接过自行车,往海南的方向骑去。

藤真看着流川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这任性的小孩儿啊……

进了校门,藤真就朝篮球队的方向走去,永野第一个看到他,将他勾肩搭背了过去。

篮球部的人基本齐了,只差了长谷川和花形,这让众人颇感意外。

从平时的训练来看,这两人绝对是准时准点的大好青年,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又等了十几分钟,已经到了出发的时间,两人还没到,队长想了想,叫经理去给两人的家里打了个电话,得知两人已经出门,就留下一个经理在学校里等,其他人一并往海南去了。

因为是周末的缘故,又是早上,学校里的人不如昨天藤真来的时候多,倒是远远的能看到海南篮球馆那里挤满了人,毕竟是县里最强的两支球队打练习赛,几乎可以说是神奈川县大赛决赛的水准了,所以不论是校内校外的人都来了不少,甚至还有几个记者。

队长带着翔阳的众人,直接朝篮球馆馆的大门走去。

一进门,翔阳很有气势的问了一声好。

海南也不服输的礼貌回复了。

然后,就是队长和队长的客套,以及翔阳队长对海南教练高头的问好。

翔阳一直有个传统,就是历任队长肩负教练的责任。

今天只是练习赛,所以不用顾问老师到场,队长作为教练的晚辈,自然要先上前问候。

藤真则是从进门就开始四处张望,刚才在门口就看到了流川那辆七十万日元的panasonic自行车歪歪斜斜的停在边儿上,看情形是流川已经到了,于是藤真还是想先把这个经常有惊人之举的小孩儿找到,免得到时候做些事情让他没有准备。

果然,藤真在环顾完一周后,发现流川那小孩儿正扑在二楼的栏杆上睡得醉生梦死,周围倒是围了好些个漂亮姐姐。

藤真笑了,说他是祸害他还不信,趴那儿睡觉都能引来一群姐姐。

“啊……你!!!!”突然,一个声音在藤真不远处响起,很耳熟。

“你!!你!!!”

藤真发现他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藤真便寻着声音看了过去,这不是昨天坐他旁边的其中一个经理嘛,正用手指着他,难怪周围的人都看着他。

呵呵,发现他是翔阳的有这么吃惊吗?他又不是故意的,是他们自己以为他是海南的学生,他只是将计就计而已。

“hi。”藤真很自然的走上前,和那个经理打招呼,“又见面了。”

“你……你……!!”经理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是翔阳的。”藤真笑,“我至始至终没说过自己是海南的哦,是你们自己误会了。”

“你是男的??!!!”终于,经理以他人生的最大分贝声音,冒出了这样完整的一句话,整个体育馆在瞬间安静后,视线都唰唰的看向这边。

包括,海南队的全体队员。

包括,海南队的牧。

包括,二楼睡觉被吵醒了的流川。

延伸阅读

希望英语加盟  http://www.fshk56.com/sfj1.shtml
希望英语加盟_公司简介希望英语是北京中视希望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用10年时间打造的中

正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fshk56.com/aawm.shtml
临沂市罗庄区正翔汽车用品商行是经临沂市工商局批准、取得临沂技术监督局条形码认证合格的

致美百汇加盟  http://www.fshk56.com/nevb.shtml
致美百汇装饰合格的工程质量,好的施工材料是装修工程的基本要求。致美百汇装饰工程有限公

围炉三国锅盔加盟  http://www.fshk56.com/613s.shtml
围炉三国锅盔是苏州围炉三国锅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小吃店加盟品牌,凭着一口酥、香、

贝瑞克加盟  http://www.fshk56.com/a5iw.shtml
贝瑞克婴儿用品是沈阳富利达商贸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孕婴用品,婴儿洁护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

千禧园木门加盟  http://www.fshk56.com/qz7.shtml
很多人都不是很看好做各种家居产品,但现在房子多了,市场自然就更加火爆了,我们的总部位

华远加盟  http://www.fshk56.com/p3bi.shtml
华远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毛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中博牌铝箔零售加盟  http://www.fshk56.com/n9pk.shtml
中博牌铝箔少售主要以生产铝箔器皿与保鲜箔(纸)为主,可生产各种规格的一次性铝箔制品,

永佳合加盟  http://www.fshk56.com/a84k.shtml
深圳市永佳合电子厂一家集存储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为一体的民营高科技企业。目前公司以生

安森美加盟  http://www.fshk56.com/peyv.shtml
安森美家具从开发具有新意的产品,测试及优化实际功能到向市场提供真正成熟的系列产品,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从地狱归来的复仇者正一慈航

    出身慈航宗的白茹霜有了片刻的沉默,因为在江湖之中,从来都不缺深藏不露的高人,或是**人间,或是扮猪吃虎,难不成眼前之人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只不过她很快就自嘲而笑,在正一宗和慈航宗面前,哪来的高手之说。因为正一宗的掌教颜飞卿和慈航宗的大师姐苏云媗,都已经踏足归真之境,即便放眼整个天下,也是旱逢敌手。

  • [家教]人渣前男友请原地去世海宇行鲨

    “珍珠般的物体?那能是什么?”佐奥似想起了什么,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了。据说那种东西特别稀少,何况那个东西比珍珠大的多。佐奥沉思很久,脑海当中不断回想着还有什么是类似珍珠的。“我也不清楚啊!我醒来之后再想探入意识,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进不去意识世界了。然后,我才发现我醒了。”狩海委屈巴巴的看着二人。“凝神

  • 八十年代小女工身陷牢狱,峰会路转

    梁薪记得很清楚当初陈玉鼎给乔贵妃诊脉时曾经说过一句:“恭喜娘娘,您这是……”当时梁薪心里就有一个突突,心想乔贵妃应该是有喜了。而后乔贵妃的侍女金玉又说了一句“官家有好久没来都没有来娘娘这玉乔宫了……”很明显金玉那是在敲打陈玉鼎乔贵妃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皇上的。虽然一切都只是猜测,但是梁薪此刻愿意*上一

  • 浥水第五章在线阅读

    踏萍山庄位于襄阳城西南五十里的尹集,是襄阳徐氏在乡下的别业。六月初九这天,徐征明的爹原本计划在清晨启程前往尹集,这样一来在晚上的时候就能抵达踏萍山庄。但是一大早商号出了一点事情,徐元清不得不赶去处理一番,于是行程耽误了,等到正午的时候才上路。徐征明家中只有一辆牛车,再加上两个家丁也随同而去,主仆四人

  • 傲慢与偏见之天空书店在线阅读第9章

    唐僧停手了。“怎么了?突然和五指山产生了一些感情,然后不想出来了?”“不是……”悟空急忙辩解,“师父,你这个法诀……”唐僧一脸的诧异,看了看自己的手:“有问题?”孙悟空几次三番要说话,却始终斟酌不出一个说辞。这么些年来,偶尔也听看守监押他的土神谈过那么一句两句的神仙往事,虽然他们并不会对自己这么个囚

  • 林正英最强弟子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中考不足半个月,在校的时间也只剩下最后一周。星期一的晚上,培优班照常上课。十点半,其他学生早已经回宿舍休息了,大教室里还在安静地自习。两个保安跟在教导主任身后,抬了一个纸箱进来。待放下纸箱后,主任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掺杂着方言味道的普通话一如既往地不分平翘舌音:“大家不用看我,安静学习,听我讲

  • [理智与情感]埃莉诺在理智与情感的生活之不理财只顾开心 苦生计自寻短见

    我见这个毕先生跟他太太覃开心非常恩爱,大家互相尊重,有商有量。他们租住深水埗一间唐楼,深水埗是城中的旧区,所谓唐楼,即是旧式楼宇,没有升降机的旧楼。虽然陈旧,但实用率很高,而内部装修及陈设都颇有中式雅致,整齐而清洁。毕先生是教书的,太太在一间船务公司做文员,两人都喜爱旅游,一年至少四次,生活都颇写意

  • 凶萌小狼饲养指南非退不可

    藤轻染抬起头,脸上挂着清浅淡然的笑意,乍一看上去,那表情,居然和高深莫测的太子殿下有几分相似。藤轻染并未请罪,而是直接撩起了自己左侧脸颊处的发丝,顿时,一道狰狞可怖的疤痕露了出来。皇帝眉头一皱,惊怒交加:“这是怎么回事?”“启禀陛下,这道疤痕,是臣女的妹妹亲手划的,为的就是不让臣女嫁给太子殿下。如今

  • 大唐之最强御弟第二章在线阅读

    “绘里奈?”缓缓地叫着这个名字,刹那忽然发现自己的发音有些不准,确定无疑的语气也变得吞吞吐吐的。因为……太久没见到了吗?“哥哥,哥哥你这个大混蛋!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动听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身上那强横凌厉的气势一闪而过,刹那的表情变得无比温柔,低头抚摸着怀中少女那金色的长发,轻声说:“抱歉呢,绘里奈

  •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第七章在线阅读

    妈妈,您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萧零快要按耐不住马上回去寻找母亲。可这里离家差不多整整一百公里的路程,而且萧零自己并不会开车。并且高速路能否通行还是一回事,所以无论再怎么心急如火、也只能暂时搁下!眼看无果,想闭目冥思、养精蓄神也难以平静下来。如果此时贸然行动出去,如若真是猜测般真是病毒侵袭、能否安全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