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pkB4wm

魔道祖师江澄同人文-月影溟投军营初入战场

作者:奥莉蕾亚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

投军营初入战场

天寒地冻,却是一个晴天。

阳光在空中像鱼鳞般闪耀,更像无数把刀子,白刃闪亮。

冰天雪地间有四个青年,正在光着膀子扎着马步练习站桩,脚下是早已冰冻三尺的冰河,身后是已凝如寒玉的冰瀑。阳光在上面跳跃,不断反射,犹如点点寒星。不时风啸,猎猎如刀,刮过四人的身体和脸庞。但他们毫无畏寒之色,各打着降龙伏虎不同的桩,气宇轩昂,精神抖擞。

一位身着青衣的耄耋老人,已是满头银发,却目露精光,刚健如弓,坐、卧、站自有一股精气神儿。此人正是因主张抗金而郁郁不得志、晚年归隐的汤阴县周侗,人称“陕西大侠铁臂膀”。此刻,老人正用桐油焗着一把白枪杆,这把枪已陪他浴血杀敌了一辈子,白色枪杆,银色枪头,比阳光还耀眼。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这位“陕西大侠铁臂膀”的徒弟,也是个顶个的行侠仗义、名震江湖。大徒弟,玉麒麟卢俊义;二徒弟,豹子头林冲,乃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三徒弟,史文恭,因为射死水泊梁山开山王晁盖被逐出师门;四徒弟栾廷玉;五徒弟孙立。

猎猎风中,冰川上苦练的这四位青年,正是他归隐后收的关门弟子:岳飞、王贵、张用、岳翔。

四名弟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好年纪,岳飞聪明上进,王贵倔强不服输,张用机灵偷懒,岳翔少不更事。

夕阳西下,看着师父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机灵鬼岳翔闲不住了,眼珠转了转,已经想到了一个法子,他笑嘻嘻地说:“师父,您的茶都凉了,我给您加点儿热水!”周侗轻轻地摆手,“去吧。”

岳翔轻快地应了一声,一边跑开一边得意地看着岳飞他们三个。张用看到岳翔成功地耍了个“奸”计,也说道:“师父,您一天没吃饭了,我给您烤只鸡吃吧!”

没承想周侗脸色一沉,“我不饿。把脚抬高,后手伸直。”

王贵在旁边看着岳飞,问:“大哥,你还能坚持多久啊?”岳飞正了正自己的站桩姿势,昂了昂头,答道:“再站三个时辰没问题。”

王贵也倔强地说:“你站多久,我就跟你站多久。”他们俩一向互不服气。这时却听周侗隐隐一声低喝:“王贵,你的降龙桩,腰要拧正,胯要开低。”王贵脸红了红,调整了一下姿势。只听师父又低喝一声:“岳飞,你的伏虎桩,马要压低,手要按实,用意不用力。”岳飞虽然应声,却没有调整自己的姿势,原来师父并不曾看过来。王贵看岳飞没有照做,轻声说:“大哥,你也偷懒。”此时,岳翔端着一壶茶回来,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人直乐。

过了半个时辰,张用开始坚持不住了,手脚颤抖,便悄悄转过头,有气无力地说:“岳飞,你饿不饿?”岳飞本来想再硬撑一下,憋了一口气,却说:“饿……”王贵这才松懈下来,大叫道:“我也饿!我也饿!”

周侗听到三人对话,忍不住笑道:“你们都饿啦?”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饿!”

周侗略一沉吟,“那好。”三人都放松下来,却不想师父突然一声厉喝:“站好!”三人连忙重新站好桩。师父这才点点头,“你们好生给我站着,现在我去帮你们拿饭。”说完转身离开。岳翔急忙笑嘻嘻地说:“师父,我帮你。”便快步追在身后,还不忘回头冲三人挤眉弄眼。三人哼了一声,继续眼观鼻、鼻观心地站起桩来。

俗话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这天,岳飞一边练功一边琢磨着师父的话。师父则边焗着那杆白枪,边教他不倒翁的功夫。二人脚下,冰河里的冰已经一点点融化。时光如梭,寒冬即将过去,又一个春天很快就要来临,远处青山已泛起绿意。

周侗边焗枪边说:“力由试而得知,更由知而始能得其所以用。形不破体,意不有象,力不出尖。只要力一有了方向,就是出尖,也是有穷的,动作便呆板无效。试力要从假想,假想是无形的,是永存不断的,也是无往不让的。”岳飞一边认真听讲,一边用手脚慢慢比画。

周侗忽然扶着枪站起,“来,我们试试。”

岳飞双臂弯曲,置于胸前,使出浑身气力。周侗拄着白杆枪围着他边走边说:“力由意发,有意才有力。想象一下你面前有一只猛虎,你必须按住它的头,不然它会反扑咬你。”说时迟那时快,周侗轻轻出手,拨、挑、挡,连环出击。岳飞连忙招架,却差点儿摔倒,不禁一脸茫然,只能疲于应付。

周侗轻轻笑道:“这只虎是活的,你要发动力量,就要平衡均整,慢中求快,不期然而然。”话音未落,岳飞已经被推到几丈开外。

周侗淡然道:“这就是莫知至而至的力量。”

岳飞不解,道:“师父,你这是攻其不备啊!”

周侗听闻,大笑着离开,只留下摸不着头脑的岳飞。

如此这般,日复一日。

这一天,周侗正指导岳飞、王贵、张用师兄弟三人练功,岳翔提着药材兴冲冲地跑来,边跑边喊:“师父!师父!”周侗转过头去,心里暗自纳闷,不知什么事让这个小徒弟这么慌慌张张。

“药,药!师父。”岳翔跑到师父面前,把药递给师父,转过头对岳飞说,“大哥!大哥!招兵啦!河北宣抚使刘将军招敢战士啦!”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榜文递给岳飞。

岳飞接过那张榜文,低头看了起来,王贵和张用也围上来一探究竟。王贵一边往前凑,一边问岳飞:“这写的什么?”岳飞递给他,说道:“这是一张征兵令,要招收二百名敢战士,说‘热血男儿,抗辽卫国,在此一举’,落款是河北宣抚使刘韐。”王贵、张用一听也喜不自禁,二人喊着要外出闯荡。

周侗在旁边却摇了摇头,问四人可知道什么是敢战士。四人不禁愣了,此前还从未听说,便一起求师父教导。

周侗凝视着远处的青山,前尘往事涌上心头,缓缓道:“敢战士,敢于战死之士,敢死而后生,唯有如此,才能与虎狼之敌抗衡。你们如今要做死士,可要想好。”

张用一听,摇了摇头,“抵死作战?那我不去了!”王贵看了看岳飞,低声问道:“大哥,你看呢?”

岳飞却无犹豫,昂首挺胸道:“师父,你教导我们,学武正为保家卫国,死又何惧?弟子一腔热血,只愁无处抛洒!”周侗却不答,只颔首微笑,不料又咳嗽起来,师兄弟四人连忙扶着师父坐下。岳飞向岳翔努努下巴,“还不快去!”岳翔应了一声,赶紧跑去熬药。岳飞搀扶着师父,让其休息。

周侗闭目调息了一会儿,突然眼睛圆睁,“还不快去练习!”三人哪敢不从?赶紧跑回到练功场地,扎马站桩,心里却早已动了心思。

周侗自然也知道,鸟儿终有离巢振翅之日,只得暗暗加紧传授他们功夫,力求将生平所悟悉数相传。

这天在汤阴河滩,师父一脸凝重,把平日绝不轻易许人的白杆银枪交予岳飞一试。原来此枪刀剑格挡不留痕迹,火烧不化,落水即沉。周侗提点岳飞道:“你只有腕力足够才可得心应手。长枪乃百兵之王,枪术乃战场龙技,持枪闯阵,以一敌万!尤其这白色缨毛绝非装饰,战场上鲜血横飞,正是为挡血之用。”岳飞没有答话,手中神枪猎猎生风,白杆白缨,银色的枪头在阳光之下越发耀眼。

这一天终于到了,千古艰难生离死别。岳飞、王贵、张用三人跪在周侗面前正式拜别,岳翔在一旁候茶。先是王贵上前:“师父,您多保重!”周侗接过茶,喝了一口,嘱咐道:“贵儿,你喜欢与人斗,但要记住,能胜必胜非明,能胜能不胜谓之明。”王贵拜谢,“是!徒儿从此依行,师父放心。”

接着张用上前,周侗嘱咐他行事要谨慎,遇事多听岳飞之言。

最后轮到岳飞。岳飞从岳翔手里接过茶杯,重重跪下,双手擎茶,“师父,徒儿要走了,不能常侍身边,务请您老保重。”周侗接过茶喝了一口,注视着岳飞,良久无言。岳飞察觉有异,抬起头看着师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不知从何说起。

岳翔在一旁看到,忙说:“放心吧大哥,我会照顾好师父的。”周侗一口气喝完杯中茶,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岳飞,“飞儿,出去之后,遇有踌躇难断之事即可看此。”岳飞双手接过,装进贴身衣怀。

岳飞、王贵和张用三人依依不舍地拜别师父,颇为低落。三人原打算一起投奔河北刘韐军营,但是张用行至岔路突要道别。王贵大怒,张用耸了耸肩,不慌不忙道:“我也没有大的抱负,师父说敢战士抵死作战,我张用生来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我不能死。我若死了,即为绝后。”王贵执意劝道:“张用,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结拜之时说好死生一处,彼此照应。再说你既有去意,师父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讲?”说完,上前去揪张用的衣襟。岳飞拉住他说:“算了,大家兄弟一场,人各有志,由他去吧!”三人就此别过。王贵却还有点不舍,黯然道:“保重。”张用回头,道:“兄弟,保重。我们一年后十里坡见,看谁终得发达。”

目送张用走远,岳飞二人转过身来,王贵道:“大哥,刚才师父留给你的信里写的什么?”岳飞道:“我怎么会知道。”王贵道:“你不知道就打开看看嘛。”岳飞笑道:“师父让我踌躇难断时再看……”王贵依旧纠缠,岳飞无奈,只好从怀中取出信,展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字:上半边是“丘”,下半边好像是“飛”字的下部。王贵看了,摸不着头脑,“大哥,这是什么字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岳飞没有回答,陷入了沉思。

按下岳飞、王贵二人去投奔河北军营不表,且说大辽天祚帝率领七十万人马,要攻打已存叛乱之意的女真,哪知兵马刚过混同江,后院起火——副都统耶律张奴上京造反。天祚帝只好回军,擒杀耶律张奴。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趁势从后方追杀,东西两路夹击,辽军大败,死伤无数,元气大伤。完颜阿骨打也随后称帝,建立金朝。消息传到东京汴梁,丞相蔡京、太尉童贯向大宋皇帝献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何不借助金人夹击辽人,趁机夺取燕云十六州?”皇帝龙心大悦,慨然道:“此乃一统天下之良机,天助我也。”随后命童贯为帅,带领十五万人马兵奔燕京。

童贯本要一鼓作气消灭燕京的辽国残余,万没想到,辽军背水一战,趁夜偷袭,攻宋军不备,一场激斗,宋军大败,溃不成军。童贯派手下将官刘韐带人闯营出城,求救于金人。狼烟之中,刘韐率领轻骑数十人向金营飞奔而去。

岳飞、王贵二人,正在这群战士之中。

只说刘韐、岳飞、王贵这数十人策马加鞭,很快来到金人大本营,远远就见那金国旗幡风中飘荡,数千帐篷绵延开来。刘韐、岳飞、王贵下马,向大营走去,暗命数十轻骑留在外面。经过层层关卡,终于来到主帅粘罕大帐外,却被卫兵拦下。刘韐抱剑答道:“河北宣抚使刘韐,特来寻粘罕元帅,有要事商议!”守卫乜斜一眼,冷哼道:“兵器放下。”

刘韐心里老大不舒服,可是事已至此,唯有低头。三人各自将武器卸下,置于地上,守卫才傲然道:“跟我来!”刘韐三人被那守卫领着走进金国三军统帅粘罕帐内。只见这粘罕头缠帕头,身披羊裘,与数名将领坐于帐中,正大快朵颐,抚弄怀中美人,其中既有胡姬也有中原女人。这粘罕此时已有六分醉意,眯着眼睛看着三人走进帐来,只当没看见,继续与大将韩常饮酒作乐。

刘韐上前,抱拳作揖,“河北宣抚使刘韐,拜见粘罕元帅!”粘罕不予理睬。刘韐大感尴尬,只得提高嗓门又说了一遍。

粘罕打了个饱嗝儿,抬起醉眼,瞥了一眼刘韐,对韩常道:“谁在这儿大声嚷嚷?”韩常笑了笑,“好像来了个宋人,说是什么河北宣抚使。”粘罕大笑,道:“哈哈……宋人来拜本帅做什么?难道是送贡品岁币吗?”刘韐低声道:“元帅,您醉了。”

粘罕扶着桌子,慢悠悠地站起来,“你说我醉了?这种酒还会醉?你来尝尝……”说着端着酒碗来到刘韐身边,油腻腻的双手搂着他,将酒碗往他嘴边推送。刘韐将脸侧向一边,胡子上已沾了不少油腻,忍气说道:“元帅,我此行有要事相商!”粘罕举手打断,“不喝酒谈什么要事!来人,送客!”

岳飞看在眼里,忙上前一步,低头拱手道:“将军身上有伤,不胜酒力,在下代他。”韩常大怒,拍案而起,“你算什么人!轮得到你来说话?”说着推搡了一下岳飞。岳飞却岿然不动,道:“在下敢战士岳飞。”

韩常一听,已然拔出腰刀,向岳飞砍来。粘罕一声厉喝:“韩常!”韩常闻言,骤然停手,回刀腰间,脸有不平之色,看着粘罕。粘罕上下打量了一番岳飞,道:“说吧,你们有何贵干?”

岳飞抱拳作揖道:“我军被困幽州,奉宣抚制置使童贯大人之命特来向元帅请兵驰援,以解大宋军队燃眉之急。”

粘罕故意朗声笑道:“十五万大军,区区几千辽兵,何来燃眉之急?”

刘韐道:“我军被围,危在旦夕,唯求元帅速速派兵驰援!”

粘罕正色道:“我大金之所以与你宋国缔结海上之盟,是觉得你们还有可用之处。狼虽生病,犹有利齿。现在看来,你们根本就是一只羊。你们要被人吃了,恐惧不已,还求救于我们,是何道理?”

岳飞心里一急,道:“我大宋男儿,没有怕的!”

粘罕猛地一回头,“哦?今天我让你死,你怕不怕?”

岳飞冷冷道:“不怕!”

粘罕顿了一下,冷笑道:“好!”说着,回身取下墙上五尺长弓,张弓搭箭觑准岳飞。岳飞眯了眯眼,嘴角上扬,挺直上身,一动不动。刘韐大骇,拱手道:“元帅,务请手下留情!”

岳飞却淡然道:“将军,让他来吧,让世人看看,他们金人是怎么对待盟友的!”刘韐急得大喝一声:“岳飞!你糊涂!”

粘罕道:“好,那我就成全你!”说着踏步拉弓。帐内的人屏息静气,无人言语,岳飞却依然纹丝不动。粘罕一箭射来,他不由自主闭上眼睛。只听当啷一声,岳飞后面的一只坛子应声破裂,酒水洒了一地。刘韐和王贵都吓得目瞪口呆,粘罕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岳飞。

岳飞的脸上已被利箭划出一道血痕,却依旧朗声道:“我们这次来请兵,是因为幽州城还有数万百姓,而非心存畏惧。作为战士,上了战场,马革裹尸,从没想过活着回去!”

粘罕悍然道:“好,那你把这碗酒喝了!”

岳飞依言一口干掉,扔掉酒碗。粘罕又叫了声:“好!”

岳飞却冷冷道:“且慢!你们金人有此习俗,我们宋人也有习俗。”一旁的韩常惊诧地问道:“什么习俗?”

岳飞道:“宋人讲究礼尚往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说完,转身来到帐外,捡起自己的弓箭。金国士兵一看,一拥而上。刘韐也大声呵斥:“岳飞,不要莽撞!”岳飞却没有住手,那些士兵拔出刀剑,怒吼:“你干吗?放下!”粘罕却挥挥大手,命令他们退下。此时,就连韩常也拱手冲粘罕道:“大帅……”

只见岳飞张弓搭箭,韩常大惊失色,粘罕却昂首挺立,徐徐说道:“这么远,他射不中。”

岳飞拉弓松手,离弦之箭绝尘而出,直奔粘罕面门而去。

箭只射断了粘罕帽子上的羽毛,羽毛拂过粘罕的脸,箭已经深深插在大帐柱子上,兀自抖动不停。粘罕转身拔下弓箭,看到箭杆上写着“岳飞”二字,心中颇为纳罕,脸上却不动声色。事已至此,刘韐见粘罕态度并不明朗,只好告辞,带着王贵走出营帐。

王贵不禁兴奋地对岳飞道:“岳飞,你刚才可真厉害!”自从他们应征入伍之后,岳飞叫他一律直呼其名。

三人骑马出营,与众将士会合,直奔幽州。来到城外,众人行至不远处的小山丘上,只见宋兵溃不成军,仓皇从城内逃出,远处杀伐之声震天动地。刘韐、岳飞、王贵勒马注目,从山坡上眺望。辽军骑兵已经破城而入,城内厮杀成一团,宋旗已经倒下,士兵正被辽兵追杀,四处逃散,慌不择路。刘韐看到眼前的情形,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时不知所措,默然无语。身旁的岳飞低声道:“将军,请下令!”

刘韐突然醒悟,高声命令道:“岳飞!王贵!”二人齐声答道:“在!”

“你二人速回汴京向陛下禀报军情,请兵驰援!”岳飞、王贵二人不觉一怔,“将军,那你呢?”

刘韐朗声道:“今日我和辽兵决一死战!城在我在,城亡我亡!”

岳飞凛然应道:“危难关头,将军命令我们离去,等于叫我们做逃兵!”王贵也点头称是。

刘韐答道:“你们奉命请兵,绝非逃兵!”

岳飞斩钉截铁地说道:“岳飞愿誓死追随刘将军!”王贵也朗声道:“誓死追随刘将军!”身边众将士见此情景,一齐大声道:“我等誓死追随刘将军!”

刘韐见众人如此坚持,不禁眼眶微微泛红,下令:“好,今日同仇敌忾,决一死战。岳飞,你负责把帅旗夺回!”岳飞领命。

刘韐环顾左右,道:“其他人随我杀进城内,保护童贯大人突围!”众人异口同声答应。

刘韐振臂高呼,众人一齐呐喊,从斜坡冲下。只见岳飞一马当先,金甲白马,冲入城内。王贵及数十名将士亦义无反顾,紧随其后。岳飞冲进城内,见城内宋军兵败如山倒,正被辽兵大肆砍杀,童贯的贴身护卫已无一幸存。辽兵正欲一鼓作气擒杀童贯,岳飞急忙抢上前去与辽兵厮杀。王贵随后赶到,高举九龙刀与辽兵激战。岳飞忙道:“童大人熬不住了,你带童大人先走!”王贵掩护好童贯,急忙道:“大哥,刘大人何在?”

此时,刘韐已被数十辽兵围困,拼尽全力,仍陷在阵中,冷不防身后一箭射来,他咬了咬牙,忍住剧痛继续与辽兵恶战。眼看就要被眼前的辽兵砍杀,岳飞忽然从旁赶到,一个飞枪刺中辽兵。岳飞、王贵、刘韐、童贯四人终于集结在一起,且战且退。危难之际,岳飞、王贵掩护的马车偏偏翻倒,童贯、刘韐两人被摔出马车,二人连忙下马扶起刘韐、童贯。众人已是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回身一望,追兵却又汹涌而至。

就在此时,岳飞看到粘罕与韩常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上,金军铁骑渐渐会集到坡顶,身后似乎有千军万马源源不断而来。辽兵也觉有异,抬眼一望,天地间似乎涌出无数金兵铁骑,山坡后蹄声震天,沙尘滚滚。为首的辽将看了看山坡,愤恨地叫道:“撤!”

辽国士兵一时如退潮一般汹涌后撤,大帅粘罕却不满于此,一声令下,带领金军冲下山坡,往辽兵后撤方向追去。岳飞回身一看,只见金兵冲入幽州城内,辽兵四下溃散,逃之夭夭。

这夜,东京城夜雾笼罩,幽月洒着清辉斜挂天上,宰相蔡京、汪伯彦及众大臣在宰相府内和着乐曲,饮酒作乐,尽享荣华富贵。

只见丹楹刻桷,雕墙峻宇,壁泥以金,柱石以玉,富丽堂皇,歌女舞女一片妖娆。蔡京已经喝得面红耳赤,醉意三分,侍女仍在一旁频频斟酒。

汪伯彦举杯迎向蔡京,笑道:“蔡大人,我敬你一杯!”

蔡京扬了扬酒杯,“干!”

侍女再替他们斟满酒。此时童贯面带愧色步入丞相府内。蔡京察觉端倪,搁下酒杯,正色道:“童大人,前方的军情我已经听说。”童贯垂手而立,沉默良久,才吞吞吐吐地说道:“下官无能,治军无方,罪该万死!”

蔡京乜斜一眼,冷言道:“你是怎么逃回来的?”童贯低声道:“下官在部下的保护下突围,后来金人驰援,大败辽军,才捡得一条性命。如今燕云十六州已尽为金军所占。”蔡京望着自己不长进的党羽,思忖片刻,突然道:“来人,备马车进宫!”

皇宫大内,宋徽宗正伏案在一张宣纸上泼墨挥毫,袁和在一旁挽袖研墨伺候着,一幅漂亮的瘦金体应手而出。蔡京直奔御书房而来,见到皇上,甩甩衣襟屈膝下跪,欲行三跪九叩之大礼,“臣叩见陛下!”

宋徽宗头也不抬,“免礼!”

蔡京走上前来凑近字画,细细鉴赏起来,道:“陛下,您这运笔游丝行空,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陛下日理万机,且有此造诣,大宋凭陛下这一点,便可睥睨汉唐了!”

宋徽宗龙颜大悦,“哈哈……朕初习黄,后学褚,杂糅各家,取众人所长。”

蔡京进一步道:“虽取各家所长,却是独具一格,正所谓‘天骨遒美,逸趣霭然’。”

宋徽宗不觉开颜,朗声笑道:“你也算中道!”

蔡京拱手道:“微臣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多少也学会点儿鉴赏之道。”

宋徽宗笑道:“你也太谦虚了,你的字也可称姿媚豪健、痛快沉着。”

蔡京弓腰作揖,“陛下夸奖了。”暗觑徽宗似已沉浸在字画中,便趁机说道:“微臣还有个喜讯,要向陛下禀报!”

宋徽宗扬了扬眉,“哦?”

蔡京道:“童大人率军攻打燕京等地,辽国数万大军以死相抵,激战数日,死伤无数。好在童大人指挥有方,与金国骑兵联手,将辽军打得溃不成军,四处逃散,一举夺回了燕云十六州。”宋徽宗停下手中之笔,不觉有些喜出望外。

蔡京沉吟一下,又道:“不过,燕云十六州现在被金军占领,我们要想拿回来,恐怕还得花重金买,毕竟金国也不那么简单。”宋徽宗一听,略显失望,重新沉浸于字画中,不耐烦地道:“太祖、仁宗也一直试图用银两买回燕云十六州,但都没有成功,这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完成列祖列宗和百姓的愿望。”

蔡京道:“眼下国库并不充裕,军务费又……”

宋徽宗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朕一听到这些政务就困,想要睡觉,此事交由你裁决定夺就好。”蔡京掩饰着得意之色,向宋徽宗拱手道:“臣一定将此事办妥。这些琐事劳神伤虑,陛下您龙体安康才是社稷之福。陛下当以四海为家,以太平为娱,所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宋徽宗笑着沉吟道:“人生几何?知我者莫若卿啊。”

蔡京再次拱手道:“陛下圣恩。”

延伸阅读

顺机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a48a.shtml
东莞顺机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东莞市凤岗镇雁田布心精博工业园区,是从事电脑缝纫机机电一

叶瑞财记忆学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13x.shtml
叶瑞财记忆学作为一项新兴的学科,在创立和发展至今,一直本着“授人以渔”的教学目标,将

凯尔乐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n6wi.shtml
凯尔乐娱乐设备的设计师运用现代技术和材料,以营造环境,让孩子们锻炼他们成长中的想象力

慕思卡蒂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xz2a.shtml
慕思卡蒂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御尚足浴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nvi.shtml
御尚足浴主要是为广大的消费者推广自然养生的方法,现在的消费者生活压力是特别的大,而且

婲舍小筑产后护理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m08.shtml
婲舍小筑产后护理隶属于北京伊兰伟业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出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婲舍·小筑

新华堂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nd2z.shtml
新华堂婴儿营养品的优点可以再向里面添加其他材料,把营养物质吸收。对于宝宝来讲,肉泥和

纳源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niyl.shtml
纳源酒店用品性能优越,设计,产品包括:大堂用品、客房用品、餐厅用品等十二个系列七百多

家家爱电器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y8mm.shtml
家家爱电器项目介绍:家家爱电器总部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的产品质量,

花仙缘加盟  http://www.steventhornedesign.com/6ose.shtml
云南保罗塞尚花卉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花仙缘主要以鲜花买卖、花艺培训、高端定制、整店输出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小状在线阅读第三节

    “桑郎,你真是好狠的心呐!”“你不是说最爱我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既然你这般无情,那就和我一起去死吧!”那是一只厉鬼,带着浓厚的怨气,向她的情郎索命来了。冰冷的双手掐住桑生的脖子,“你这个负心人,我所经受的痛苦,你一点点的好好感受吧!”桑生脸涨的通红,嘴里只能发出赫赫的吸气声,他不断的尝试掰开

  • [火影]一往而深第一章

    褚谧君接触到的第一本史书,是《汉书》,那年她六岁,识字不过千余,随手打开了其中一篇列传,磕磕绊绊的勉强读完后,得知了在汉时有个叫霍光的外戚,他曾大权独揽,曾废立天子——总之很厉害。后来,他举族被灭。啧,好可怕。褚谧君八岁那年,她的老师开始教她读史,她拿起一本《后汉书》,随手打开,看到了其中一篇列传,

  • 狼性总裁:总裁前妻太迷人第五章

    冰帝初等部社团活动时间,网球部加紧练习中,马上就要开始关东大赛了,虽然因为轻敌而致使冰帝网球部以第五名的名额晋升,但这无损冰帝的实力以及后援团的热情,因为这一届的冰帝是实力最强劲的,带领人又是他们独一无二的冰帝之王迹部景吾。网球部外面站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后援团们,却无一人喧哗,大家都安静地看着,默默

  • 我操控万物的前提在线阅读第四章

    “到啦!终于找到啦。”两人绕了很久才找到了自己的班级,果然是传承千年的名校,校园大的不像话!绕了大半天才找到。但是两人花在找路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两人到班级的时候班上同学已经到齐了,老师也已经到了站在了讲台上,两人站到门口的时候全班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两身上,李承贤的脸刷的就红了,他还从来没有和这么

  • 欢烬第1章在线阅读

    “住手…”一声霸道雄厚的声音从流氓们背后响起,刀疤流氓停止动作回头想看看是那个不知道死活的来破坏他的好事,只感觉到一个人影快速闪过,接着自己就像小鸡一样被人横腰提起来,然后被高高抛弃,重重的砸在几米之外的墙上,一条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剩下的四名流氓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进来的林凤,他们想不明白林凤是那里

  • 隔壁住着噪声源在线阅读第八节

    待到日落西山,林昕肆从深度修炼中清醒,碧绿的药液已被她吸收完毕,浴桶里的水也已经冰凉。她披上衣物,将一切都收拾好后,轻唤弑白。“我的小祖宗呀,”弑白明显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我不是说我的神魂需要静养吗!”“我觉得林槐很不正常。”“就跟被人夺舍了似的。”“夺舍是不可能的啦,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那小娃子有

  • [综文野]小丑的独角戏在线阅读去来

    裴渊下了飞机,看到等在外头的于晓时,险些没认出来。不由再次感慨现在的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样,一小段时间不见便变化忒大。啧,像个大人样子了。于晓在裴渊一出来时视线便追了过来,大步迎上来接了裴渊手中的包,“前辈给我拿着吧。”裴渊没阻止他“尽孝”的行为,任由于晓把行李拿走,搭着人的肩膀往外走:“好小子,又长个

  • 这个omega甜又野在线阅读比试

    “而是休书一封!”此言一出,堂上之人无不闻之色变,“啪”的一声,赵老爷竟然直接把手中的杯子用力的摔在了地上。“放肆,小女何时嫁与你了,什么狗屁休书,山野小民简直无耻!”赵老爷指着秦铮怒声道,胸部一起一伏显然是怒到了极点。赵小姐虽然没说话但也在一旁怒视着秦铮。秦铮也不在意轻笑一声说道:“伯父,大乐律明

  • 总裁邪魅一笑说之第一章

    “今天是‘梦想女孩’节目经过海选结束后的由节目的制作团队和49名选手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从下星期开始,节目将以现场直播淘汰的方式播出,大家有喜欢的选手,一定要拿起手机给她投上宝贵的一票,让你们喜欢的女孩成为最终被‘璀璨’签约出道的七人之一......”杜子钰听着主持人激动催票的话语,拿出手机,给自己

  • 暗君主之初遇孙悟空(求收藏)(9)

    李白在小茹的伺候下喝完海参粥,还吃了几个包子,摸了摸自己被撑起来的肚皮,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叮咚...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攻略女皇,解锁诗句《望庐山瀑布》一首,成就点1000。”系统的提示音在李白脑海中响起。李白听完一愣,自己昨夜已经将女王...所以系统提示完成攻略女王任务的事他倒并不惊讶。可这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