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B4wm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pkB4wm

骑着毛驴戏秦皇之第四章(4)

作者:夜落花台 来源:17K小说网

那天晚上,季元律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迎风走在山道上,对面看不清面容的白衣女子对他浅笑嫣然,她轻喊着他,温柔的嗓音简直让他酥软入骨,“元律。”

走近了,她的面容出现在了季元律的眼前,白日里才见过的眉眼募地出现,季元律被吓醒了。“不不不,那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人。”季元律拍了拍脑门,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潜龙渊所处之地山水相依,气候宜人,早上起来嗅一嗅山风里带来的草木青香,洗了把冷水脸,季元律觉得神清气爽。他正擦着脸,早先起床出门的陆吉言突然气吼吼地推了门进来,又砰得摔上了门。

“干嘛呢?大清早火气这么大。”季元律被他吓了一跳,陆吉言道,“回春堂和合谷堂的丹师一早到了潜龙渊。”

声名赫赫的五星丹师堂一抵达潜龙渊,就有许多慕名围观的丹师,陆吉言也是其中之一,但正是因为原本慕名而去,这会他才会格外生气。“合谷堂的人要抢我们的住处,这栋小楼没房间了,他们原本是被安排在另外一栋小楼里,但合谷堂的人非说这栋小楼出入方便,还专门挑中我们这层楼,说视眼开阔采光好。已经上门找师祖让挪地方了。”

季元律怒道,“欺人太甚。”陆吉言话音刚落,季元律已经冲出去了。陆吉言连忙追了出去。

叠山之间飞檐高耸之处,是白之问所住的龙腾阁,此刻他正和白御岚盘腿坐在茶案两侧,白之问手执白子,落下一子后道,“丫儿这次冲阶受挫,心性倒是稳了不少,从棋路上就能看得出来。”

白之问又叹道,“也不知道,这许多丹师,究竟有没有人能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

“父亲也不用过于忧心。”白御岚落下黑子,道,“我最近摸到了些关窍所在…”白御岚话没说完,外面白之问的仆从敲门说有要事相禀,白之问喊了人进来,那仆从行礼后道,“尊主,少主,合谷堂和回春堂的丹师都抵达了。不过…”

“不过什么,还不快先请两位堂主来给少主看诊。”白之问急道,仆从道,“不过合谷堂堂主独子连晋丹师正在与人在丹斗,渊内丹师武者许多人都在围观,合谷堂堂主也在旁观战。”

白御岚突然问道,“和谁在丹斗?”

“听人说是四季堂一名丹师,据说和连晋丹师一样,也是幽蓝心火境界。”

白御岚在心里暗叹,季元律啊季元律,果然是你。

季元律如今尚且没有冲破他的瓶颈,他心火境界虽高,炼出的丹药品阶却谈不上耀眼,和一般丹师丹斗尚且没什么问题,但和连晋比,此时却未必有胜算。按原来的命运轨迹,季元律和连晋之间的那次丹斗,发生在他冲破了瓶颈之后,若是没有她借尸还魂,自然也没有这一次潜龙渊的丹师齐聚,季元律也不会这么早和连晋撞上。

到底,还是都被改变了。

白御岚将手里的黑子抛回棋篓里,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白之问跟着也起了身,“行吧,那我也去看看。”

季元律和连晋就在小楼外的空地上席地而坐,白之问和白御抵达的时候,两人都在入定状态,色泽相似的幽蓝心火将跟前的炉鼎笼罩其间。

一个多时辰后,围观的人群比之前更多了一些,两人前后脚熄了心火,旁边立刻有人送上品丹蟾,季元律小鼎内倒出的暗红色丹药先被放入了品丹蟾,品丹蟾身上一个一个金钱斑接连亮起,最终亮起了八枚金钱斑。

人群中有人道,“八阶生肌丹,也算很不错了。”

紧接着是连晋所炼丹药,白之问和白御岚到的时候就被让到了最前方,旁边空了三四个人的位置,白御岚能看到季元律注视着连晋的丹药放进品丹蟾,手下紧紧握起了拳。

“九阶。”人群中很快有呼声响起,季元律脸上明显出现了打蔫的神情。连晋走到季元律跟前,趾高气昂道,“你服是不服?现在输了,还不快去给爷挪地方。”

两人丹斗的缘由之前在入定时已经有人传了出来,却是合谷堂看中了四季堂的住处,要让四季堂让出来。丹师界弱肉强食,五星丹师堂要让三星丹师堂让位置,虽然对三星丹师堂来说确实是种屈辱,但在很多人看来,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季元律怒而和连晋丹斗,如今却是输了,季无病不可能下场和小辈一般见识,要和合谷堂堂主比,他也是必输无疑。也有人疑惑不是说四季堂有个年轻的王阶丹师,怎么不见出来。

“走吧,元律。”陆吉言拉了拉季元律。季元征将自己掩在人群后没法下场丹斗,心里却是对季元律恨得牙痒痒,原本让也就让了,如今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给人让住处,比原先更加丢脸。

季元律咬牙愤懑,他却是恨自己,总是炼不出高阶丹药,被人欺上门来,仍然不能顶住四季堂的门户。

季无病终于站出来,叹道,“元律,回来吧,我们回去收拾收拾,换个地方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四季堂几人拉了季元律要走,突然一道女声传来,她说,“慢着。”

站在白之问身边,覆着铁面的女子冷声道,“让已经入住的客人搬地方,我堂堂潜龙渊,没有这样的待客规矩。”

合谷堂堂主连齐压住连晋自己站前出来,旁边显然已经有人提醒过他这个戴着铁面具的女子是何身份,“少尊主,我等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你看诊而来,不若等我们安顿下来,老朽就亲自为少尊主诊脉。”帝阶丹师的身份地位,并不比帝阶武者来的低,在丹师界一共也没几个帝阶丹师的情况之下,连齐自然没有必要在白之问面前自降身份。

“白丁。”白御岚喊其中一个仆从的名字,“带合谷堂众位丹师,去他们该去的住处。”

“少尊主这是何意?”连齐沉声道,“少尊主这是要为一个三星丹师堂出头,将我合谷堂的面子,踩在地上不成?”旁边克制不住的连晋踏上前道,“区区一个三星丹师堂,我们同他们换住处,那是看得起他们,你还想不想让我父亲给你炼丹了?”

铁面之下发出了一声冷笑,那身形单薄的女子明明该是个武气全失的普通人,周身没有实质性的武者威压,气势却丝毫不下于站在她旁边的帝尊白之问,竟是让人有种被武者威压压制的窒息感。

“少堂主这是在威胁我?”白御岚给了白之问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虽然隔着铁面看不太清楚,但白之问大概琢磨到了女儿的意思,是要他闭嘴先别说话。“在我潜龙渊,就该按我潜龙渊的规矩来,如此喧宾夺主的贵客,我们可招待不起。”

没等白之问反应过来,白御岚已经喊了旁边的仆从,两个五阶武者,“白丁白甲,送客。”

“好,好,好。”连齐怒道,“好一个潜龙渊少尊主,我倒要看看,没有我连齐,没有我合谷堂,谁还能治得好你。”

“这就不劳连堂主费心了。”

连齐带了合谷堂一众人就走,白之问左右为难,又想叫住连齐给白御岚看诊,又气他不给女儿面子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帝阶威压差点都要冲出来朝人压过去,被白御岚摇了摇头,才算收住。

白之问和白御岚前后脚离开,合谷堂也已经离开了潜龙渊。围观众人在旁啧啧称奇,倒没人奇怪白御岚给四季堂出头,只以为是潜龙渊和合谷堂在较劲,互不相让。只不过在白御岚急需要连齐这样经验丰富的帝阶丹师看诊的节骨眼上,还要争个上下,未免太过于小题大做了。

“丫儿啊。”白之问一回到龙腾阁就连连叹气,“爹知道连齐性子傲你看不顺眼,可他再不给面子,咱也先让他看完诊再说啊。”

白御岚坐回了之前茶案边,重新拿起黑子,“来下完。”

白之问哪有心情和她下棋,踱了几圈,外面仆从说回春堂堂主岳辟江求见,白之问忙道,“快请。”

岳辟江同样是帝阶丹师,和白之问是老朋友,他带着堂内几个高阶丹师,聚在一起给白御岚诊脉,商谈过后仍表示暂时没什么头绪。岳辟江道,“白兄,不是我说,连齐虽然为人不客气了些,但他毕竟成名在先,经验确实比我等要足。”

白之问也不好说他内心何尝不是这么想,等岳辟江等人走后,他又对着白御岚叹气。

“父亲,我之前和你说过,我最近摸到了些关窍所在,我经脉中没有武气,并非是我真的武气尽失。”

“那是什么原因?”

“我还需要点时间摸索,不过父亲放心,我并不需要丹药相助,也可以恢复。”

白之问却没见得真相信她,他让仆从去住在潜龙渊的众丹师堂传话,来给少尊主看诊不论能不能炼出丹药,哪怕提供些治病思路,他都有奇珍异草相赠。

小楼里,季元征在闭门炼丹,除了季无病,四季堂其他几人都在季元律的房内,陆吉言道,“你说,这位少尊主,为什么会帮我们?”

“这不是帮我们吧,是在比潜龙渊和合谷堂的势力,谁低头谁就输了。” 季元循道。

“不管怎么样,总是帮到了我们,可惜我等没本事为她治好奇症。”陆吉言叹道,“元律,你怎么了?一声不吭的。”

季元律沉吟道,“我刚才,听见一个其他丹师堂的丹师在说,北地天镜湖水域近日湖面上雾气翻腾,漩涡密集,似乎有新的冰下泉眼在形成。”

几人被季元律突然岔开的话题弄得一愣,陆吉言道,“我也听说了,但北地路途遥远,天镜湖水域更是地域辽阔,根本不知道新泉眼在哪里,听说了又有什么用?”他转头看季元律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惊道,“你不会是想去吧?”

水下泉眼是最适合入定炼心火的地方,冰下泉眼更是绝佳,水火相冲,水中淬火,方可炼出心火。泉眼难得,像他们炼心火,大部分都是潜于水下,如季元律这样对自己狠得下心的,便长潜于冰下,但即便是长潜入定,通常也最多不会超过三天就会到达身体的极限,心火淬炼的效果,和冰下泉眼相比肯定也是不能比的。

新形成的泉眼之中,有先天水灵之气,冰下泉眼中的水灵之气比水下泉眼更多,但也在一个多月内就会散尽,在此期间若能潜于此冰下泉眼淬炼心火,就更是事半功十倍。有先天水灵之气护持,丹师可在泉眼中不吃不喝入定月余,所以像这样新的冰下泉眼,历来是高阶丹师争得头破血流之地,像他们这样没有高阶武者护持的三星丹师堂,更是想都不要想。

“就算你运气好到第一个发现这个新泉眼,你也别想在里面呆多久,只要其他人一发现,没有武者在外护法,立马把你轰出来。”陆吉言给季元律泼冷水,另两人也道,“就是啊,新泉眼一向是被五星丹师堂包揽的,就算是他们,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在里面呆够多长时间。”

陆吉言又道,“我还听说,每次出现冰下、水下新泉眼,等到先天水灵之气散尽,那湖岸边,往往是一边血腥狼藉。因为都不知道有武者打了多少轮,泉眼里的丹师也不知道换了几个了。岸上给自己护法的武者被打败,泉眼里就得换人。”

季元律不为所动,“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要去找泉眼。”

宋子唐插嘴道,“说到这个,元律,你知道白天和你丹斗那个,合谷堂堂主的儿子,他的心火为什么也会是幽蓝心火境界吗?”

“不就是自己炼出来的。”

“他可不用像你那么辛苦,据说几年前一个新的水下泉眼,合谷堂堂主连齐请了一名帝尊,一名王驾给连晋护法,在水下足足闭关入定一个月,出来就是幽蓝心火境界。”

陆吉言拍了宋子唐一下,“你别说了,你这么说他更要去了。”

果然,季元律一脸笃定,“我要去找泉眼。”

季元律相信冰下泉眼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来,合谷堂本来就坐落在北地,他们不可能放过这么个地方。他心里也知道,自己想要在新的冰下泉眼炼心火,只能靠抢占先机,必须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泉眼才有可能。

季无病出去找他的老友了,季元律想要尽快开始赶路,他去找季无病说要离开潜龙渊之事。没想到在半路上遇到了白御岚。

这个时间,白之问在迎风居,有许多丹师和武者也都在迎风居,这里没有什么人迹,季元律注视着她,被风拂乱的发丝落在她脸上,发梢一下下轻挠着面具之外耳侧的白皙皮肤,看得季元律心里想被猫抓一样痒痒的。他没忍住,喊住了眼前的人,“少尊主。”

白御岚侧头看他,“季元律丹师。”

“是我。”

“何事?”

“我想问,想问少尊主,是否有过成家的念头,是否有谈婚论嫁的…人?”

白御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不过她还是回道,“没有。”

没有,没有就好。季元律眼中划过一闪而过难掩的喜色,那他就还有时间。

为什么要大老远去找连位置都不知道的冰下泉眼?为了变强,等他将心火炼至白色乃至无色境界,待他炼出九阶玄阶乃至更高阶的丹药,在他有资格的时候,他想将自己那些隐秘的不可对外人道的梦境和肖想,付之于行。

延伸阅读

莫催茶饮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8hb.shtml
莫催茶饮是洛阳莫催餐饮有限公司旗下核心品牌,旨在用时尚、简单的茶饮方式,演绎传统的草

阿杜拉橱柜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ye6.shtml
阿杜拉橱柜主要专注于高端烤漆橱柜的设计与研发,阿杜拉橱柜把产品和服务作为品牌建设的一

可丽可心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go3r.shtml
19年来,可丽可心深刻洞察中国减肥市场,相继投入大量研发力量,引进重量级科技的理疗仪

自由人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ndmo.shtml
自由人自行车灯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

杰亚图ET折叠车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ucnt.shtml
新能源电动车迎来爆发期市场庞大杰亚图新一代电动车掘金不断随着社会发展,城市化加剧,道

饮水思源水净化器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xqny.shtml
饮水思源水净化器一家从事涉水产品、水处理设备的生产、设计、施工的高新技术企业,有一支

华天成空气能热水器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rst.shtml
华天成电器隶属于广东华天成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全球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

优众诚品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6vtb.shtml
优众诚品是专为消费者提供日常生活用品的零售商,商品品类涵盖生活百货、创意家居、彩护工

隆鑫达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dw0q.shtml
隆鑫达丝网主营震动筛网、不锈钢网、建筑网.工业网、养殖网等。隆鑫达丝网凭借过硬的质量

京竺沅加盟  http://www.nostalgia-clothing.com/uzm4.shtml
深圳市京竺沅纺织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销售床品毛巾和酒店布草和纺织礼品为主的,且拥有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飘樱如雪第二章在线阅读

    “对,戴上仪器,放空思想,不要紧张,放心没法去察看你暗恋过几个女孩子的。”巨蟒操作着一个古舒从未听闻过的机器,正在录入古舒的信息。巨蟒,这个秃头男人的代号,虽然古舒觉得和他的气质完全不符合,叫秃顶猴还差不多。巨蟒的理由是他觉得python是最棒的语言。屁!PHP才是最棒的语言,若不是考虑到之后的合作

  • 戏精偶像2(穿书)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7节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沙漠丘陵的深处,有一处绿洲,遥遥望去如同这苍黄大地中晶莹的眼眸。西煌城便是依洲而建,成为大漠之中唯一的大城。城墙由沙土所筑,高三四丈,城内屋房多由沙石草木所建,整齐朴素。大漠虽然荒芜,却也有中土稀奇未有之物,于是此城便也吸引了众多中原人士前来。夕阳西下,城外驼铃鸣乐,商

  • 拯救男配反被撩[穿书]该算账了

    “通明拳分为小通明、大通明、神通明三个层次,混元功法产生的原力较同等级的更为霸道,力量更为充沛,尤其适合与人近距离战斗!”青哥向周凌说道。“但是青哥,近距离战斗同样也需要较快的速度,可我目前除了能使用原力之外,对速度的修炼好像没什么优势。”周凌道。“这个无妨,我给你准备了一套适合你的步法—迷踪步!”

  • 奥特:我的迪迦强无敌之变异星灵珠(下)

    外边怪物的吼叫声入夜后更激烈,整座城像被一个无比巨大的兽群围困。在高楼之上,也不时的也能听到人类的惨叫声。那是躲的位置实在太差,已经被发现的人类,成了怪物口中的粮食。几个女生捂着耳朵,蹲在墙角,脸色煞白。林夜微微闭上双目,想略微休息一会儿。不过,他没有放松过警惕。他不想从凶猛的怪物手中活了下来,结果

  • 小树人在世界小灭霸的成长

    他看到苏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惊恐的叫出了声来。她的手拿起平常旁边的操盘上的一把手术刀,想要刺向怀中的灭霸,斯库特看到了这一幕,果然和预料的一样!就在她把手中的到刺向手中的小灭霸的时候,被她的丈夫啊.拉尔斯及时的拉住了。显然作为这个星球领主的啊.拉尔斯,也被妻子苏珊的这一举动给吓坏了。“快点放开我,啊

  • 主角受他画风清奇[穿书]第三章

    “别提起她!”字词像是在嘴里切磨,没有血色,却透着血腥味。克丽丝冷笑,摸了摸下巴:“生气了?终于生气了?”虞浅浅的眼角挂着一丝不正常的嫣红,她喘息着,笑起来:“你满意吗?”她又转头看看周围:“你们满意吗”克丽丝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打量着她身上冒出的鲜血,嘻嘻笑着:“怎么?被打疯了?我——我们啊——当然

  • 天外来客在线阅读噬神峡谷

    “你知道吗,爷爷说在这噬神峡谷的外面,有着很多的坏人,爷爷还说他们专门欺负我这样的小孩。所以爷爷给了我很多厉害的宝贝呢,我现在可厉害了。。。”小麟儿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口干舌燥或者是太长时间没有找到说话的对象吧,说起话来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听的陶冲一阵的无奈,不过听着小麟儿说的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 心凉无痕第五章在线阅读

    这个地方初希澈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了,他就知道每走一段路就留下一个记号。这期间他忘记了时间以及空间,在这里一样的景物,同时也是给他同样的感觉。在走了几步之后,初希澈似乎厌倦了这无尽的路途。同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走了多长时间。在这里没日没夜的走着,他也经过了许多次日升月落,可是还是一样的景物,要不

  • 网游之万古天帝之钦定族长(9)

    “请问,真的可以吞噬吗?”族长也有些没底。苏秦皱着眉头:“我试试吧——”波鲁小心翼翼的将苏秦放在了地狱之花的旁边。苏秦立刻施展毒之领域的技能,大量的毒气从他身体产生,将地狱之花给包裹!哗啦哗啦,毒气不断的蠕动着,苏秦也在艰难的吞噬着这朵花。“可恶,它在排斥我!”苏秦感觉到了花的抵抗!这朵花是有生命的

  • 秦时,我才是始皇帝楔子

    “源永禄,欠那么多钱,是打算剁掉双手,还是砍掉双脚。嗯?”男人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源永禄,钢鞭在手中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深邃的眼瞳宛如萃取了寒冰,看不出丝毫情绪。“鬼王饶命!鬼王饶命!”源永禄从长相凶恶的光头佬手中挣脱出来,匍匐在男人脚下,完全没有了晏国文部科学大臣的高贵模样,涕泪俱下地哀求道